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本土作品 > 正文
理发记趣
文章来源:宜宾晚报 日期:2020-9-9 16:53:15

理发是件平常事,但让人有点嫌烦。首先,手艺稍好的理发店,理发椅一般都不会空着,你要理发,就必须耐着性子等;其次,理发程序本身也很烦琐,剪、剃、洗、吹、梳,都是些基本的“项目”,不可或缺。进了理发店的门,就成了理发师的人。

我乃懒人一个,一般两个月才理一次发。要理还没理的时候,常被同事亲朋“夸”为“艺术家”;坐上理发椅,理发师则“夸”我图实惠,理由是剪下的那一大堆乱发。因为怕等,所以尽选没什么人光顾的理发店,理出来的效果自然不太美妙。每次理发回家,太太都要笑话我:“乡下的大表哥来了。”我则不以为然:“新头三天丑嘛!”

男人理发,女性美发。一字之差,价格迥异。

我的一位女同事,十多年来,一直拥有一头乌发———短发时,成运动发型,或扎成一束马尾,活泼可爱;长发时,自然披肩,同事都赞其为“黑色的瀑布”。但是,当一帮姐妹们个个都染成“红毛黄女”时,她也不甘寂寞了,硬是请了整整一天事假,将“黑色的瀑布”染成“金黄的油菜”。问她花了多少钱,回答倒也爽朗:“不多,也就五百多块钱。”这以后,常常有一个“金毛狮王”在我眼前晃悠,令我自然想起昔日哥伦比亚著名球星巴尔德那玛……

我的太太虽然没有成为“金毛狮王”,但她架不住姐妹们的劝说,头发最终也轻染了。一开始,我并没发现太太的头发变化,但一次在阳光下,我看到了几缕红棕色的头发,大吃一惊!太太说:“知道你不喜欢这个,所以特意选了一种只在阳光下显彩的发色。”太太还说:“虽然花了三百块钱,但我最心疼的还是头发———染发确实太伤发质了!”

我知道,在头发方面,太太花钱最多的项目是洗头———她的头发很长,在家里洗也确实不太方便。

以我的感受,在理发店洗头最不是滋味!不是滋味的主要原因是自己的头不是自己洗,而是被理发师按着抓洗,混着碎头发的肥皂水,顺着脸部哗哗而下,为了绝对避免水入鼻孔,上半身和下半身必须保持一定角度,且不可动弹。理发师的手,会适时伸进我的发丛,一般都很老练的,但总像梁实秋先生说的那样:“头皮已然搔得清痛,而东南角上一块最痒的地方始终不曾搔到。”有痒处,却不能自己搔,自然是说不出来的难受。有一次洗头过后,发现池旁放着两块香皂,自然要问上一句。理发师的回答倒也爽快:一块香皂给正常人洗,另一块则专门服务于头皮肤病(比如头皮癣)患者。我听罢,一阵后怕:万一师傅拿错了香皂……此后,每每理发洗头,我都想及头皮癣,头皮便愈发有点痒。

当然,最大的安全隐患还不是头皮癣。我就非常担心一些理发店的电吹风、电剃刀的拉线,那线很是破旧,有的大概已裸露出铜丝,只马虎地用胶布裹着。要知道,这些拉线经常拖在顾客身上呵!我亦幸运,从没有被电击过,但曾经历两次“险情”。一回责任在我,理发正逢感冒,电剃刀耕耘之时,喉痒难忍,猛地一声咳嗽,头皮与电剃刀有了不正常的接触,流了点血。另一回则纯粹是理发师的责任,他是个电视迷,手执电剃刀,眼盯电视屏。许是电视剧的情节过于吸引人,电剃刀逼近我的耳朵,他也没在意,倘不是我躲闪及时,那就远不止流点血的事了。(霍寿喜)

(编辑 周霜 责编 胡洁)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