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本土作品 > 正文
请和我门外的花草坐一会儿
文章来源:宜宾晚报 日期:2020-9-9 16:52:11

我的门外种了一些花草。某日,你来访我,我不在,别马上离开,请和我门外的花草坐一会儿。

不是所有的地方都通电话。我住的地方,就没有信号,对外联系,需要爬上一座山坡,拿着手机大呼小叫。从远处看,一个人站在高处张牙舞爪,像是表演一幕哑剧。

没有全天候的信号保障,你到来时,我或许正在山溪垂钓,或许正在南山锄豆,或许宿醉未醒依松而眠。你坐在我的门口与花对视时,风会送来我的鼾声,吓你一跳。

门口的花草不金贵,是花草中的平民百姓。凤仙花,可用来染指甲;木槿花,可用来作篱笆;蓝色的牵牛清晨最有姿色,临近中午,花就蔫了;略显高大的合欢,南方北方都有,但最好生在临水的江南,于是,我在合欢树旁挖了个水池,池里的金鱼听到有人走近,会张嘴索食。

人到了一定年纪,生活节奏变慢,渐渐喜欢安静。春天的时候,我在乡下种了南瓜、葫芦、扁豆和冬瓜,还养了几只小鹅。初夏,小鹅长大,食量凶猛。此外还养了一条黄狗,早晚出行的时候,它会不离我左右,像个忠诚卫士。

住在这样的地方,基本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清晨,常常会被鸟鸣声吵醒。这些家伙神神叨叨的,像是谈论对冲基金或恩格尔系数,总之我是听不懂的。在乡下,我只懂杜鹃,它们的语言是“阿公阿婆,栽秧锄禾”或者“上山摘果吃”。杜鹃嘀血?我总是不信。

其实在乡下,有许多这样的人家,门前不宽大,有个小院子,院子里种着花草。有客人来,会在树下招待,吃土菜,喝米酒,说些陈年往事。如果吃晚饭,常能看到月亮一步步从东山爬上来,慢慢就升到了头顶。夜半了,稻田里的萤火也慢慢的稀疏。这些提灯的小精灵,也想早点休息吧。

我去拜访别人时,如果遇到主人不在,只要他家门口种着花草,就不会扫兴。那些花草已站立了许多时间,正在等待一个清淡文人的来访,我与它们,一定前世有约。那天我能前去,就是遵守一份约定。

许多次路过村庄,发现人家的房门已关,拜访的人坐在石凳上,心情笃定地等待,觉得真是一份难得的静美。我不善谈,这个时候,却喜欢前去与人搭讪。简短的几句话,很快拉近了心里距离,在那些村庄里,我们都是访客。

太多的村庄,已变得斑驳老旧,里面住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偌大的村子,三五个闲居的老人,一两条精瘦的老狗,成了别致的风景。四五月间,风一天天变暖,树上的桃子、杏子熟了,没人采摘,“扑哧”“扑哧”跌到地上滚出很远,像电影里的一个个特写镜头。

汪曾祺在《人间草木》中写道:春日,你来访我, 我不在,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我想成为汪曾祺那样的老头。(吴孔文)

(编辑 周霜 责编 胡洁)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