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本土作品 > 正文
最是蘑菇野生时
文章来源:宜宾晚报 日期:2020-8-10 16:34:31

初夏的日头,节节攀升。森林这片清凉地,也抵挡不住气温一浪盖过一浪的诱惑,积极升温回应。这时若来一场中等大小的阵雨,湿漉漉的林子里便有一股热气窜动起来,野蘑菇也像在弦之箭,一朵朵、一簇簇地窜出地面。

我家屋后是一座山,山上长满青㭎树和其它野草杂木。农历五月到八月,是这座林子的蘑菇节。红菌子,青铜菌,绿豆菌,荞巴菌,鸡腿菌,癞疙宝菌,油辣菇,纷纷走上落叶铺开的黄褐色地毯,踮起脚尖,炫美斗艳,给这座林子增添了生香活色,也给我们带来了一份意外的惊喜和生活的趣味。

踩着季节,踩着露水,我和弟弟上山捡菌子。背着独具川南特色的竹篾背篼,我们手拿镰刀,一边在上山的路上割猪草,一边向着山顶树林爬去。到了林边,就把大半背猪草倒在地上,空着背篼钻进林子,轻松愉快地捡菌子。菌子的多少要看时节和气候,多的时候可以捡半背篼。开初,我们像搜山狗一样几乎翻遍整座林子,想把菌们全都找出来,生怕它们藏着掖着似的。后来发现菌子也像人类一样择地而居,有的地方麕集成堆,有的地方稀疏几点,有的地方根本就不见菌影。掌握了菌子的分布图后,我们就按图索骥,结果捡了许多菌子,却少走了许多空路,手上脸上也少了许多荆棘问候的血红口子。把一座林子的欣喜装进背篼后,我和弟弟一个背着猪草一个背着菌子,摇摇拽拽地下山去。

菌子不能久放,捡来的菌子必须当天就吃。祖母把菌子从背篼里捡出来,除掉粘在上边的树叶和泥土,放进一个大木盆里慢慢洗净,沥在两个大筲箕里,等着中午下锅。菌子的煮法很简单,把洗净后的菌子倒进开水锅里猛煮十多分钟,就可端上桌来,蘸上盐巴海椒大快朵颐了。当然,也可把菌子和青椒碎、蒜米一起放进油锅里炒熟,然后放上盐和味精,其味更加鲜美。只是当时我们这里食油紧缺,也不兴味精鸡精这些奢侈品,所以一般都煮白水、吃本味,很少炒来吃过。偌大一锅菌子,一顿吃得完吗?不用担心,这个困难会有人来帮助克服的。煮菌子的时候,菌子不仅在锅里翻红滚绿纵情表演,而且满锅诱人的香气还随风南飘北飘,把左邻右舍的孩子们馋得直流口水,三五成群地忍不住要朝我家跑。有时,他们的大人也说找孩子,寻到我家,把一大锅菌子和一大甑子饭彻底地消灭干净。

在我们这里,还有一种比它们更珍贵更纯正的野生菌———三大菌。三大菌比一般的菌类个头高大,碗口大小的子实体,内面褶皱雪白,外部光滑泥褐,一根白色的茎杆把它撑起来,就像一顶欲开半开的小雨伞,散发着绵绵细雨一样温润迷人的幽香。三大菌的珍贵之处,不仅在其色香撩人、口感爽滑、营养极佳,而且在于它对生长环境极其苛刻。它不仅择地而居,而且还诗意地栖居,要求天时地利人和三合一:天要高温高湿三伏天,地要黄壤粘土耕作地,人要聪明豁达有情人。常人偶尔捡到几朵,那算你有点狗屎运;经验丰富的采菇老手,九十九个山头何时何处有菌无菌,他都了如指掌。此外,三大菌还有一个脾性,除极少数“独脚菌”遗世而独立外,大都喜欢成群聚族而居。如果你找到了一窝三大菌,那么离这儿不远还有两窝它们的堂兄妹———这也许就是三大菌得名的由来。采菇也很讲究,如果贪图多得一段菌茎,狠心深挖下去,就可能挖到白蚁的巢穴,破了蚁巢,别想明年还会长出菌子来。据说这种菌子是白蚁用废弃料作培养基栽培出来的。

后来,随着炉灶索取柴禾,庄稼入侵林地,我家屋后的山林就山还是那山,林不是那林了。失去了草木的呵护,菌子们也遁得不见踪影。后来,市场上虽然有人工栽培的猴头、鸡腿、凤尾,但此菇也非彼菇,外表虽然酷似,口感香气却怎么也不是那个滋味。

三十年前那个熹微的早晨,我和弟弟被生活的推手分开,弟弟坚守在原地,我却到了远方。昨天弟弟打来电话,他说,退耕还林之后,屋后的山又青了,许多鸟儿在林中喧闹,偶尔还有果子狸、小松鼠在林间窜窜跳跳的。野生菌嘛,前两年就有了,当年我们见到过的都有,红红绿绿的……

我在这头给弟弟说,暑期一定回去,跟他一起捡菌子。(刘荣魁

(编辑 周霜 责编 邓静)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