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养心美文 > 正文
芒种时节槐花鲜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日期:2020-6-5 16:20:28

我居住的城市,街道两旁多是梧桐、银杏、垂柳,偶尔也有一株槐树。每到芒种季节,槐花绽蕊,我路经槐树下都要仰望一会儿,这不是刻意享受清幽芬芳的花香,也不是欣赏洁白淡雅、素团锦簇的花穗,而是努力与记忆中老家的槐树轮廓叠合,小时候母亲制作槐花美食的甜润鲜香,似乎又在口中泛起……

  我的老家在东北腹地的一个小村,房前屋后都是槐树,每年芒种前后,黄白色的槐花便开满枝头,一簇簇、一串串掩映在绿叶间,散发着淡淡幽香,轻风拂过,香味儿也弥散开来,整个村子都笼罩在浓浓的花香中,村里家家都要摘槐花烹制美味,称“五月鲜”。

  我小时候并不喜欢槐树,因为它不像杨树、柳树易于攀爬,槐枝上长满细小坚硬的刺,一不小心,就会扎破手脚。但我每年又盼槐花早点开,摘回家来一筐,母亲放进开水中烫一下,捞出攥团,再把煎蛋剁碎,加进少许精盐、葱花、味素等与槐花团搅拌成馅,将面粉调成糊状,热锅加豆油,倒入适量调好的面糊摊匀,铺上一层槐花馅,再倒面糊抹平,然后两面煎成金黄,滋滋地冒着油泡铲出来,趴在锅台边的我急不可待地撕下一块,吸溜着热气添进嘴里,鲜香甜润的味道简直难以描述。

  稍长大,我试着自己烙槐花饼,但总不得要领,不是把本应圆圆的饼烙得又扁又长、薄厚不均,就是把里面的槐花烙得“焦头烂额”。母亲说:要用小火,面糊要摊匀,动作一定要快,靠饼热烫熟槐花。按母亲的指点,我烙出的槐花饼虽渐渐像模像样,但味道总不如母亲烙得鲜香浓郁。

  母亲不但烙槐花饼的手艺高超,还做得美味的槐花豆腐:将豆子浸入温水,待泡得粒粒鼓胀,端到石磨近前,把胖胖的豆子一匙匙倒入磨眼,硌硌楞楞地转动,洁白的浆沫就流出来。淌了半桶,倒入锅中旺火烧沸。凉置到五六十摄氏度,会凝出油汪汪的一层表皮,轻轻挑起,就是一张光洁柔韧的豆腐皮,旺火爆炒,柔糯浓香。但母亲不会去揭豆腐皮,她说:豆皮是豆浆的精华,揭去就会豆腐香味不足,还很糟软。

  原汁豆浆热腾腾地舀出半盆,边兑温水,边十分仔细地滴卤水,边缓缓搅匀,再让它慢慢静下来,过一会儿,盆中开始出现动感:乳色的豆浆缓缓游移、沉浮,渐渐澄澈起来,清晰可见絮状的豆腐缓缓汇聚,像洁白的蕊瓣在水中生长,朵朵绽放。

  待豆腐略坚挺,捞出浸入冷水。这时,把槐花略烫水控干,油、葱、红椒、精盐爆锅,添水煮沸加入槐花,盛出半碗,把冷水里柔柔颤颤的豆腐捞入碗中,槐花在汤中沉浮,似凝膏玉脂,吃起来温热适中,满口槐花的鲜香滑嫩和豆腐的原汁原味。

  离开故乡许多年了,再也没有吃过槐花饼和槐花豆腐,每想起母亲的辛劳慈爱,和她亲手烹制槐花美食的清香甜润、鲜嫩爽滑,总让我情思难抑、垂涎欲滴……

  又值芒种时节,望着缀满枝头的槐花,吸汲沁人心脾的幽香,记忆里张扬无羁的童年,虽经岁月的磨砺却愈显清晰,从心底溢出槐花一样美的亲情和怀念。(周铁钧)

原文链接:http://www.xinhuanet.com/book/2020-06/05/c_139116546.htm

(编辑 周霜 责编 胡洁)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