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作家书事 > 正文
王君心童话:永无乡的青春绘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网 日期:2019-11-14 14:11:44

童话世界都是永无乡,它不在现实生活中,而在我们的想象世界里。所以,不管是灵隐、梦街,还是芒草山谷、风的国度,都是一个个奇幻的想象世界,是我们精神的永无乡。

一代又一代人用自己的笔,用自己的梦,绘出自己的永无乡。王君心的永无乡和其他作家的最大区别,在于它的青春颜色。年轻、清新、活力、明亮,这些词都可以用在她的奇幻文学世界里,而我想用“青春绘”来表达我对王君心作品的阅读感受。

首先,王君心进入故事的角度,或者描绘的梦幻,是青春女孩的。不是幼童,也不是母亲或者祖母,是青春女孩。作家个人的角色总会鲜明体现在作品里,所以有父爱型的、母爱型的作品,也有老祖母式的炉边故事。而王君心作品中作家的自我形象是少女。她的作品写了少女对世界的梦幻,对美好世界的期待,写了少女对生命的理解,对社会的认知。所以她才会不厌其烦地描绘一个好看的杯子,一个女孩的衣着,胸前的小饰品,各种花的香味,各种美食与甜点。她以这些美丽的事物来营造出属于青春美少女所渴望的环境与世界。她把一切她能想到的应该属于女孩子的美好,都用来描绘这个永无乡。当然,也包括一些渴望的困境、冒险和考验,一些无害的惊悚和并不过度的悲伤。

其次,王君心的叙事方式与书写语言是青春的。这体现了强烈的新媒体文化对她的叙事方式、叙事语言与叙事节奏的影响。我认为这是王君心写作的最大特点,或者也是像王君心这一代“90后”儿童文学作家区别于前一代作家的最大特点。王君心们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歌声,而且特色这么鲜明,这么有冲击力,这是非常难得的。上世纪90年代,一大批儿童文学学养背景的作家进入写作,带来了儿童文学的新气象,在整个儿童观的改变和儿童文学的艺术边界的拓展上,做出了新的尝试。

王君心12岁就开始发表作品,跟我18岁才知道世界上有童话是完全不同的成长环境。他们有从经典文学到类型文学的广泛阅读,有从主流正统文化到流行文化的广泛浸染。在他们像海绵一样可以不断吸纳,接受,并且转化成自身营养的年龄,他们拥有非常深远和广泛的文学和文化滋养,这些滋养势必会体现在他们这一代作家的创作中。当然,流行文学的影响,并不全是好的,我们也看到有些年轻作者的作品仿佛没有根的浮萍,还有一些作者动笔就是一个系列,完全没有精品意识。但是,如果这种转化完成得好,真正成为自己的写作营养,它们会带来文学的新鲜和活力。我认为王君心就是将它们转化成为了营养的那个孩子。

王君心有非常深厚的经典文学的阅读与学习,比如在她的《梦街灯影》里,传统的文学根底体现在她的语言表达、包括人物形象的塑造与故事的构思中。但单凭这一点,王君心和我们这一代作家区别不大,而她和我们最大的区别体现在:

首先是青春文学的影响。青春文学的文笔细腻、风格唯美浪漫、内容青春时尚,这些特点在她的作品中体现得很充分,比如,主人公的设置与人物关系的处理,在《灵魂的居所》中,女主人公匹诺、查微和男主人公陆沅,就是一种三角的关系,构成一种典型青春小说人物的关系;在《王尔德的游戏》里的环境的设置,包括《灵魂的居所》里的陆戈学校,都是典型青春文学的路数。

除了青春文学之外,游戏与动漫的影响也很鲜明。比如,人物形象的塑造上,人物都是特征非常鲜明的,在《风的孩子》里,所有的风的特征都被漫画化了;在人物的对话上,也呈现出非常简洁而又个性鲜明的特点。此外,影视文化的影响在王君心的作品中也很鲜明,在她的作品里,人物的出场和情节转换都有强烈的镜头感。影视文化的影响,让作品中充满了画面感,让紧张的情节定格,有很强烈的艺术效果。

在故事的结构方面,还能看到游戏和推理小说的影响。比如,在她的许多作品中,都会留下一个线索,然后主人公不断地去寻找线索,解开一个又一个结,主人公去经受一个又一个考验。 又比如,对人物角色的安排,情节的推进中,主人公总是需要去寻找与解决问题,就像在游戏中不断地过关。我认为这些表现方式与艺术手法,都受到了流行的影视、漫画、游戏等新媒体文化的的影响。我们在说到新媒体对于儿童阅读成长的影响的时候,往往看见的是负面影响,对它们持一种警惕而审慎的态度,但是,我从王君心的写作中,感觉到正是这些流行的文化与青春、玄幻等类型文学,和她对经典文学作品的学习与吸收融汇在一起,才让她有了优美灵动的文笔和青春恣意的想象,形成了她自己的写作语言与表达方式,让她的作品有了自己的特色,在某种程度上或者也代表了她们这一代作家的鲜明特色。

如果说一个作家的写作技巧可以通过努力学习,通过广泛的文学和文化滋养来提升的话,幻想的丰富和感受的细腻则需要天赋。王君心的幻想力,表现在她的每部作品里。在每一部作品里,她都用丰富的幻想构筑起一个属于故事世界的时空。《灵魂的居所》和“梦幻街记事”系列非常明显是属于“幻想小说”范畴,创造了一个“二次元世界”;在最接近传统童话的《风的孩子》里也依然有芒草山谷、风的国度等等不同时空。这种丰富的幻想,既是王君心们这一代作家的新质所在,也是王君心们的天赋所在。

而观察的敏锐和感受的细腻,是从作品中文笔的细腻与情感的细腻中呈现出来的。在王君心的作品里,你很难分清是描写还是抒情。真可谓一切景语皆情语。比如,“松鼠家的果酱有一种很特别的味道。吞进肚子里,就像有一颗小小的太阳在身体里一点一点地苏醒过来,耀得人全身暖洋洋的。”这是写果酱,也是写家的温暖;“羽衣是水蓝色的,和妈妈的很像。仿佛日落后一粼一粼过渡为深蓝色的天空的颜色,袖口和衣摆还缀着点点明黄色的微光。”这是写妈妈送给奔奔的羽衣,同时也是写妈妈对奔奔的爱。

王君心的作品也会写很多魔法,各种争斗和磨难,包括生离死别。但是,在她的作品中,最核心的、最终获得巨大能量并且能起作用的魔法是爱。在解决问题的时候,一定是爱的魔法起着最终的作用,这也是儿童文学的最大魔法。

原文链接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19/1113/c404072-31452326.html

编辑 邓静 责任编辑 刘皎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