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本土作品 > 正文
岷江行 ——从古柏到宜宾
文章来源:宜宾晚报网 日期:2019-11-1 16:20:45

□ 郑宽学

从古柏沿岷江下行,逐个的码头我都比较熟悉。山水人文,民情风俗,历史遗存,作为独立的个体可以说十知七八。

这是一份十分美好的记忆储存。为了更加的丰富这种美好,我和好友一大清早从古柏乘船出发,“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一一点数,顺风顺水去宜宾。

古柏镇位于宜宾市叙州区中部,东与观音镇、李场镇、隆兴乡接壤,南与屏山县屏山镇相邻,西与蕨溪镇隔岷江相望,北与泥溪镇相连。

古柏的街道略带几分古意,丝丝细雨追随着我们穿街而行。来到码头,雨丝已洒了我们一头一身。我们并没埋怨,当看见一条条丝线斜斜地织入烟波浩渺的岷江时,心中反而生出了无限的惬意,“我看岷江多妩媚,料岷江看我应如是”。

船行数里,一幢一幢的小楼在翠竹林中若隐若现,这一片坝子叫宣化坝。

宣化坝很有来头,它是“宜宾”的前身。

隋朝末年,南安(今乐山)在此置 县;唐天宝元年(742年),以少数民族“慕义来宾”(或说唐王朝少数民族“以义宾服”)之意,改 为义宾;至北宋太宗太平兴国元年(976年),宋代第二个皇帝赵匡义继位,“义宾”之“义”犯讳,于是按《孟子》“义者宜也”句意,把义宾改为“宜宾”。

可以清晰地看出,现在的“宜宾”就是从这块坝子演变而来的。

一片宽阔的水,一条一线的潮,透过一层纱一样的雾霭,纵深的地方出现了鳞次栉比的楼房,俨然是一座城市的做派。那就是蕨溪。

蕨溪具有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

门前一条岷江水。滔滔的岷江孕育了杨家坝、永乐坝、筒车坝、拦口坝、赵家坝、黄天坝等众多的冲积坝,土地肥沃,物产丰饶,叶子烟、花生、玉米、甘蔗,还有近几年新兴起来的绿色农业、花卉苗木等经济作物。勤劳的蕨溪人叫做什么来着?叫做赚了个盆满钵满。

身后一座大黄山———现在改名叫天宫山,但我还是习惯叫它黄山。黄山是大凉山的余脉,最高峰天宫堂海拔1400余米,是宜宾县的最高峰。最最晴好的天气,站在峰顶,可以北眺自贡,西望乐山,南看宜宾。黄山是省级风景名胜区,景色优美,气候宜人,四季可游。宜宾绿茶闻名于世,毛尖原料多出于此。

大山大河铸就了蕨溪的富足、大气与豪迈。

再行一段,远山依旧烟雨朦胧,近岸平坝倒是历历可辨,左为缸坪,右是真溪。缸坪,有缸之坪,真溪,却不是真的在说一条溪。相传,有一个大财主叫李真溪,财产众多,富甲一方。这一天,他来到一座小山之上,举目一望,目及之处,佳木成林,良田万顷。喜之不禁:“方圆百里的土地我买下了。”并用自己的名字命了名。从此,这一片土地就叫做真溪。

自真溪而下,岷江南岸绵延了一座苍翠的山崖直达高场境内。此山现在叫凤凰山,但当地人还是沿袭了以前的叫法———丁发岩。中国人取名字讲究一个寓意,现在改名叫凤凰山是因为屏山新县城迁建于此,讲的是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而以前叫丁发岩,是讲求一个人丁兴旺,多子多福。真的是时代不相同,各有各的主旋律。

屏山新县城到了。岷江之滨,红白相间的小区一排排整齐排列。楼房都不是很高,六七层的样子。江景洋房,枕水而眠,想来居住在里面的人都能美梦成真。

渐渐的,天气开始放晴,岷江北岸的红石岩穿透了茂密的翠绿后逐渐地显露出来。这似乎是在发信号提醒我们:黄伞石、丹山碧水、关刀溪、蜀王兵栏即将来临。

与高场隔江相望,有一条溪流在这里注入岷江。交汇之处,建有几排旧屋,居住三五人家。悬崖之上,有一块岩石突兀出来,上大下小,色彩赤黄,形似巨伞,故名黄伞石。这里自古就有人类繁衍生息,汉代崖墓便是明证。江岸边的崖壁上并排着三个墓室,门洞大开,墓门两侧依崖处凿有双阙,两中柱上刻着斗拱,刻文清晰,线条优美。此崖墓群(含黄泥巴坡、印子坡和喳口崖坡,共计182座崖墓),2006年已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远远望去,岷江北岸仿佛停泊了一条巨大的红色大船。船身浮于清江之上,船舷、船舱、驾驶楼等轮廓分明。蓄势以待,拟鸣笛起航。

来到近前,只见“船舷”的左侧长有几百米,高上百米。直立陡峭,似刀削斧劈过一般。整座山崖色泽如丹,灿若云霞。此处便是著名的丹山碧水。

丹崖上,唐、宋、明、清历代雕凿了数十尊佛像。佛像个头较小,但都生动传神。

我最喜欢的是立于最上头的书法“丹山碧水”。“丹山碧水”四字系明代四川巡抚乔璧星所题,字体扁平,雄浑有力。整幅作品与山相连,与水相依,山、水、字相映成趣,相得益彰。

就是这个地方,历代文人雅士不遗余力地予以赞美:岑参有诗云,“峡口秋水壮,沙边且停桡。奔涛振石壁,峰势如动摇”;苏轼则写“朦胧含高峰,晃荡射峭壁。横去忽飘散,翠树纷历历”;尹伸有“一岭方百里,削平独南面……陡然绝壁间,雕刻穹炳换。千佛尽一身,慈容各分散”;张问陶则感叹“丹山碧水好画图,一江金翠影模糊”……

要想爬到“红色大船”顶上去看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整座山崖不与其他山体相连,四周都是深沟(有人认为它是四川最大的独立岩石)。岩顶上旧时为古寨子,下行一点,就是关刀溪,溪边有一条山路蜿蜒盘曲而上,崎岖坎坷,仅容一人通行。不是英雄不能上。

接下去,就是牛口坝到了。我们本想像苏轼、苏辙一样,停下来歇歇脚,住一宿,晚上和村民们搞一个联欢会,也顺带写一首诗《夜泊牛口》或《牛口见月》。无奈满船的乘客不答应,我们只得望望靠在江边的打鱼船,望望翠竹丛中的新房屋,望望满布滩涂的芦苇花,然后随船停在了南岸的喜捷。

喜捷已没有了当年的雄姿。历史上的繁华水码头几近萧条,近20年又由一个行政区演变成一个镇,如今又成为为一个社区办事处,更是一派衰败的景象,但一湾阔水映衬着青山和街道,虽是残存,几分风韵犹在。

思坡原来不叫这个名字。明朝以前叫渡口场,明末改称大顺场,民国时才正式定名为思坡。

北宋时,苏东坡和黄庭坚是挚友。在宜宾人的传说中(当然传说并不作真),黄庭坚贬谪戎州(今宜宾)后,邀请苏东坡来此一游。苏东坡是眉州(今眉山)人,一年后,在返乡省亲返回京城时,决定取道岷江乘船到戎。黄庭坚得到这个消息后,欢喜不已。时时等,天天盼,等待的过程中更是越发的思念苏东坡。怀揣着这份思念之情,黄庭坚在苏东坡到来时必须经过的孔道上,见亭阁书题“思坡亭”,见溪流书题“思坡溪”,见桥梁书题“思坡桥”……

为了记住黄庭坚的这份思念,更为了纪念两位大文豪、大书法家的倾情一会,“思坡”二字便定格成了这个地名。

船过苏黄相聚过的“会诗沟”,看见了北岸起伏的山峦中一处灿烂的红石崖,那便是“蜀王兵栏”(俗称“红岩子”)。

“兵栏”,就是兵器架。崖壁上几无草木,却布满了斑斑斓斓的色痕,远看似插着许多巨大的刀、枪、剑、戟。真的像一个偌大无比的兵器架。

传说中,崖壁上的刀光剑影映入岷江之中,令那些从下游游来的大鱼望而生畏,视为“雷池”,不敢越此而上。似乎是要为这个传说作印证,像“腊子鱼”(即中华鲟)那样的大鱼,在岷江中真的见不到,只有金沙江中才会出现。这种现象很“神奇”。

江面越来越宽,两岸已没有了山丘的阻拦,菜坝耕种着大片的蔬菜地,旧州坝的天空飘起了“五粮液”的白烟。宜宾,我们来也。

庙儿嘴上的白塔,庙儿嘴下的大佛,保佑着宜宾的一方平安。

岷江行,从古柏到宜宾,单个的点很美。今天的航行,把这些单个的点连接了起来,这就像一颗颗光彩夺目的珍珠,把它们穿接成一串项链之后更加熠熠生辉。

原文链接:http://www.ybwb.cn/news/36597.html

编辑 邓静 责任编辑 刘皎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