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养心美文 > 正文
惠州的桥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 日期:2019-9-26 17:40:47

肖建国

    岭南惠州,多山多水多湖泊。仅从市区内的地名来看,便可略见一斑。桥东、桥西,江南、江北,水口、横沥、河南岸,汝湖、芦洲、小金口。城市周边乡镇的名称,大都含有湿漉漉的水意。难怪惠州的导游一开口就会讲:捱呢(我们)惠州,城在湖中、湖在山中、山在林中、人在花园中——半城山色半城湖也!

    美不?美!美得一塌糊涂。

    水多自然桥多。惠州人民的母亲河东江,在穿城而过的这一段,先后架起了东江大桥、惠州大桥、合生大桥、中信大桥、隆生大桥、火车铁路桥。就这,还不够,目前正在新建的有东江三桥、四桥、赣深高铁桥等。江面上你追我赶,昔日的冷清、孤单,被滚滚的车流一扫而光。

    东江的支流西枝江,从茫茫山谷中一路逶迤而下,来到惠州,方觉世界之大,急忙很识时务地拐了一个弯,投入到东江的怀抱。对于它的皈依,勤劳的惠州人民以包容的胸襟给它披上了亮丽的“铠甲”。在西枝江上,架有东新桥、水门桥、枝江新桥等。让后来的小兄弟与昔日的大哥共享东江儿女勤劳的智慧。

    惠州城内,除了两条奔流不息的江水外,还有众多的湖。这些湖的名字都很有诗意,让人一听就浮想联翩。红花湖、木墩湖、白鹭湖、金山湖,最有名的当然是西湖。天下西湖三十六,唯有杭州并惠州。湖多桥亦多,索桥、梁桥、拱桥、栈桥,石砌的、木架的、铁焊的,造型新颖,美观大方。水上有桥,地上同样有桥。近年来,惠州如同一位刚出深闺的婀娜少女,引得四方俊杰纷至沓来。路,自然是越来越拥挤,于是,就出现了各种形式的立交桥。据有关部门统计,仅市区内,大大小小的桥梁就有53座。

    桥下,江水翻滚,舟楫穿梭。桥上,走的是行人。

    在惠州众多的桥中,让我最为喜爱的有三个——合生大桥、东新桥和东江边的栈桥。

    合生大桥是惠州市的标志性建筑,其桥身的长度、宽度、高度为市区桥梁之首。这座桥建成于2008年,主塔为一只美丽的白天鹅,从江心的碧波中一跃而起,抬头引颈,直冲霄汉。天鹅的翅膀由108根斜拉悬索组成,远远看去似天鹅振翅欲飞,非常壮观。特别是到了晚上,在霓虹灯光的照耀下,整座大桥流光溢彩,绚丽多姿。桥身倒映在江水中,江水映照着土城廓,碧波粼粼,波光荡漾。

    新桥落成后,成了市区居民观光的景点。主塔下面的两个观景台,每天晚上都聚集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或引吭高歌,或休闲聊天,或谈情说爱,尽享美丽风光。我曾在合生大桥上看到一幕难忘的场景。一天晚上,三个女孩来到合生桥上,她们穿着工衣,神态疲惫,眼角却流露出幸福的神情。三个女孩一边合影拍照,一边感叹桥的伟岸。正玩儿得高兴,电话突然响了,是老板让她们立即回去。几个女孩的神情顿时黯淡下来,一个女孩走向高高耸起的塔柱,伸开双臂搂住桥墩,轻轻吻了一下。这一幕,瞬间打动了我。

    喜爱东新桥,是因为它与苏东坡有关。公元1094年,北宋著名文学家苏轼被贬谪到惠州。他在惠州居住三年,创作了大量的诗文。其中“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为昔日的“南蛮之地”做了一个令人神往的广告。可惜没被后人利用好,枉了老先生一片苦心。苏东坡留下了诸多的实物,以佐证为官、为人、为文之道,东新桥就是一例。

    东新桥的东边是当时的归善县城,西边是惠州府城,中间被宽阔的西枝江隔开。两城隔江相望,百姓探亲访友、砍柴种菜,只得靠小船过江,十分不便。苏东坡到惠州不久,便开始为建桥奔走。为了筹钱,他毫不犹豫地将身上最贵重的东西——一条犀牛腰带变卖了。这是非常感人的举措,这样的官员能不叫人怀念吗?

    在苏东坡的积极推动下,在西枝江上,将40艘船连成浮桥,名曰“东新桥”。从此,两岸往来安全便利。现如今的东新桥,为拱形水泥大桥,一头牵着合江楼,一头连着文笔塔。整座桥古朴典雅,刻有浮雕的护栏面对江水,诉说着历史烟云中那轻波细浪的故事。

    文人自古最多情,栈桥无疑是文人雅士非常留恋的地方。因为它能使快节奏的生活慢下来,静下来,这是其他的桥所不具备的。东江边的栈桥,从东江公园开始,沿北岸的江边一路西铺,直达周边的县城博罗。栈桥不宽,3米左右,在河岸边筑基,上铺杂木条板,刷暗红油漆,以防风雨。临江的一面,石柱以铁索相连,结实、美观。到了晚上,栈桥便热闹起来,红男绿女,流动的风景排遣着江水的寂寞。

    我来惠州多年,也常常走在栈桥上,看夕阳西下,波浪翻滚,白鹭盘旋。瞬间能让烦燥的内心归于平静,以自然的力量渗透成长的内涵。我爱栈桥,这里目睹了我的烦恼与焦虑,也见证了我的爱恋与欢乐。我有时想,惠州有这么多的桥梁,又有这么多的故事,可作为惠州的一个作家,我未能写出像《廊桥遗梦》《魂断蓝桥》那样脍炙人口的作品来,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但有些人、有些事,注定要留在心中,细细品味。

    由此,我便释然许多。

    (作者系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惠州市惠城区作家协会主席,“时代湾区”专栏特邀作者)

编辑 邓静 责任编辑 刘皎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