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好书推荐 > 正文
朝与同歌暮与酒
文章来源:中国青年网 日期:2019-9-25 16:45:43

【基本信息】

书名:朝与同歌暮与酒

作者:关东野客

出版: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9月

 

【内容简介】

有些人,在不经意间相遇;有些故事,寂静中已悄悄开头。

那些故事里的人们,或爱而不得,或长相厮守,或独自抵挡,或隔岸相望……我们明明是置身事外的看客,却又为何随之阵痛、如此动容……

因为你会在别人的故事里找到自己,你会明白失去并不可怕,重要的是如何找回勇气,过往不提,未来不惧……

如果人生如歌,愿你是悠扬的长调。如果人生如酒,愿你是小酌的微醺。如果必须有故事和歌,有故事佐酒,愿你不是故事里的遗憾,而是人间可期的圆满。

 

【作者简介】

关东野客,畅销书作家、编剧、讲故事的摩羯座。

用文字设计一场无人知晓的悲欢离合,在这喧嚣的城市里遇见素昧平生的你。

代表作:《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精彩书摘】

知鱼,不知鱼

莫知鱼总说“和好容易,如初难啊”。

这是她跟前任第三次复合后的感悟。每次分手她都哭得悲天跄地,每次顾青南都问:“是你男朋友不幸去世了吗?”虽然每次顾青南都打击她,可最终仍旧心疼她,请她吃顿好的。无奈这顿饭还没消化完,莫知鱼就又和前任和好了。好在最后彻底分了,毕竟两个总喜欢破镜重圆的人,是走不长久的。

莫知鱼从小在温室里长大,没见过多少世态人心,所以在感情上近乎白痴。前任是她初恋。所有人都看出人家对她并不上心,可她偏偏觉得他是全世界最好的。以至于后来对方劈腿,她仍选择原谅。

她对前任死忠,也仅仅源于有一次前任给她带来个暖手宝。那天她生理期,肚子会疼,于是就被感动的稀里哗啦,铭记不忘。可她并不知道,那个暖手宝其实是顾青南特意买给她,让她前任带去的。

顾青南的爸爸是莫知鱼家的司机,从小他爸妈就告诉他,你是哥哥,要处处照顾妹妹。于是,对莫知鱼好,成了顾青南的习惯。因为成绩不好,他高二辍学去了外地打工,等再回来时,莫知鱼已经上大一了。

莫知鱼在南京念书,于是顾青南就选择在南京开出租。他总觉得莫知鱼没人照顾不行。

莫知鱼分手后,他每晚都去接她吃消夜,再准时送回学校。同学问莫知鱼他是谁,莫知鱼心不在焉地说:“我哥啊,老家的哥。”顾青南听得真切,看着莫知鱼的背影心里有点儿失落,可好像又没什么错,他可不就是她哥吗。

莫知鱼毕业后去了上海,在一家外企上班。初恋惨败让她对爱情产生了恐惧,再没谈过恋爱。她甚至觉得所有男人最后都会背叛她,除了顾青南。只有他无条件对她好,毫无企图,毫无索取。

有一次加班,莫知鱼给顾青南发微信:“好累啊,好想吃盐水鸭。”她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后半夜两点多顾青南来电话,让她去停车场。她飞跑到停车场,看见顾青南坐在石墩上,嘴里叼着烟。

顾青南见她跑来,便起身从车里拿出一袋东西给她:“盐水鸭。”

莫知鱼愣了——从南京到上海三百公里,开车四五个小时,顾青南连夜赶来,就为了给她送盐水鸭?她“哇”的一声就哭了。

这可把顾青南吓坏了:“哎哟我的小祖宗,这是怎么了?”

“我就是随口说一句,上海这么大,什么买不到,你是不是傻啊?”

顾青南说:“可那是上海的盐水鸭啊,不是南京的啊。”

不能连夜开车回去,顾青南跟着莫知鱼去了她住的地方。

顾青南坐在沙发上抽烟,莫知鱼洗完澡裹着浴巾就出来了。

顾青南说:“咱能注意点儿不?我好歹是个正常男人,你也不怕我把你怎么的了?”

“能怎么的?你对我还能有冲动?”

“……得,没有。”

“那不就完了,小时候咱俩还一起上厕所呢。”

莫知鱼本来坐在梳妆台抹护肤品,突然一个箭步冲到闷头抽烟的顾青南跟前,邪恶又带点儿诱惑地说:“要不……咱俩今晚就睡一起得了?”

 

顾青南吓了一跳,完全分不清她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但按以往经验来看,莫知鱼肯定又在整他,他要是点头,以后指不定怎么被挖苦呢,所以强作镇定地回了句:“你喝多了,早点睡吧,我明儿还开车回南京呢。”

“给你机会了啊,是你自己没把握住,别怨我。”说完莫知鱼哼着歌又坐回去继续抹护肤品。

顾青南心想,幸好没上当,不然真下不来台了。

不想莫知鱼却是认真的,她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开始喜欢顾青南了,才打算试试顾青南的心意。虽然顾青南反应冷淡,但也在意料之中,他习惯了把自己当妹妹嘛。可无论怎样,莫知鱼都想再试一次。

其实,回南京的路上,顾青南也意识到了,自己对莫知鱼的好,已经不是对妹妹的那种好了。

半个月后,莫知鱼给顾青南打电话,说一个人在上海没意思,你来这边吧。顾青南只说了两个字:“好的。”

顾青南找了很久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最后还是莫知鱼帮他联系了家物流公司,跑市内运输。

顾青南请她吃饭表示感谢。莫知鱼说:“你谢我干嘛?还不是因为我,你才放下安稳的生活,跑到上海的。”

“不是,南京我早待腻了,来上海看看也挺好的。”

“青南,你没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吗?”莫知鱼突然发问。

“有啊,就是感谢你帮我找工作,让我在上海立足。”

顾青南有点儿慌。他似乎明白她的意思,可他无法回应。顾青南的父母早就看出苗头了,不止一次旁敲侧击地告诉他,当妹妹怎么都行,就是别想别的,咱家配不上人家,门当户对的道理要明白。

“你是真不明白,还是故意不想明白?”莫知鱼追问。

“什么明不明白的,喝酒喝酒,明天我还得上班呢。”

莫知鱼就是那晚死的心,心想还好没说出那句话,不然连朋友都做不了了。此后两人照旧往来,直到6月顾青南母亲生病需要陪护,他来告别。莫知鱼说:“我送你,下次见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候车室里,莫知鱼问他:“回家有什么打算?”

“没什么打算,先把我妈照顾好。”

“你也不小了,该找个女朋友了……”

顾青南心里咯噔一下,那句话差点脱口而出,可自己前途渺茫,现在说似乎又不是时候。但不说又实在不甘。最后趁莫知鱼去买水的工夫,他便写了个字条,打开莫知鱼留下的包,把字条跟手机挨着放好,莫知鱼只要拿手机就一定能看见。

字条上写着:“知鱼,长话短说,等我回来,娶你。”

……

编辑 邓静 责任编辑 刘皎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