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养心美文 > 正文
酱醋人生
文章来源:四川日报 日期:2019-9-20 18:54:35
□杨梅
  生于老街,长在老街,我的人生里浸润着老街的酱醋味。
  “自然酿造厂”稳坐老街中央,所谓“酿造厂”其实是一家纯手工小作坊,专门生产酱油和醋。外间做门市,摆满大大小小的酱油醋坛,里面穿堂就是发酵、挤压、浸泡一条龙工作间。冯家几代人一直用祖传手艺往邻里乡亲的油盐柴米拌酱加醋。
  儿时的我身体羸弱,胃口不怎么好,为了哄我多吃,娘常常给我做“酱拌猪油饭”。饭蒸好了,大气扑腾,娘从蒸子里舀一碗热滚滚的白饭,加几滴酱油,再挑一块白猪油,拌匀了,油香合着酱油味,简直就是人间第一美味,食欲不请自来。端起,就是一阵狂扒,几大口下去,噎得我缩颈缩喉,憋得脸色青白。娘赶忙跑过来捶我的背,一边尖叫“饿了饭的,慢点,慢点,别噎着。”咚咚咚,又是捶又是搓,终于顺了气,我喘着粗气,眼睛却盯着我的酱拌猪油饭。
  心底一直有个不能示人的秘密,就是巴望家里的酱醋瓶干。若瓶一干,娘一般都会打发我去“自然酿造厂”。出门穿一条小巷,左拐就是,哪怕闭着眼我也能摸到这里,不用看也被那酸酸咸咸的味儿牵引过来。冯叔满脸堆笑,脸上的褶子如树皮,“小林子,今天打好多?”支吾着“四两”,其实娘让我打半斤。冯叔盯着我,看得我心发毛,然后伸手拧我的耳朵,那粗糙的大手有股酸酸的味儿,边笑边骂“你个小鬼精灵!”摸摸耳朵,脸红到耳根,拿眼瞟冯叔,只见他不慌不忙拿出二两勺,舀了满满两勺,看看我,再一勺下去,添了小半勺,不偏不倚,心底的快乐就快溢出来。“快回去吧,你娘等你呢。”“谢谢叔。”捧起酱油瓶就是一趟,一溜烟到了麻街子,垂涎那里的“油盒”有一段日子了。掰出藏在兜里的镍币,合着冯叔找的零,“来一盒!”小贩将跑过油窝的油条切成段,小锅里一煮,盛进碗中,撒上葱花,这“油盒”哪是一个“香”字了得!有时手中“零碎”只够买一颗糖,那种剥开花花绿绿的糖纸还有一层蝉翼薄片叫不出名儿的糖,这薄片却有趣得很,刚到嘴边就化了,甜丝丝的,贴在上颚,回味无穷。快速享受着添油加醋捎带来的美好时光,眼前闪过冯叔看我的眼神,我至今也不明白他每次添的那一勺半勺的是出于天生的厚道还是对我的“特别关照”,反正他从未戳穿过我,娘也一次没发现过我的秘密。
  娘的脚后跟长了骨刺,疼得钻心,下不了地。冯叔说,用我的醋来熏吧。娘信冯叔,又打发我买醋去,天地良心,娘疼我也疼,我再也不敢做那“短斤少两”的勾当了,加之冯叔每次半卖半送,家里屯了醋。娘用小锅把醋烧开,满屋子的醋味儿弥漫开去,有点呛人,连蚊蝇都少了。娘把醋倒进竹筒里,把脚后跟放在竹筒上,盖上毛巾熏蒸。有时醋凉了,我再把醋烧一遍,那酸味直冲眼鼻,眼泪都快催出来。闻了两月的醋酸后,娘的骨刺奇迹般好了。娘欢天喜地,做了猪儿粑给冯叔送去,冯叔打着哈哈,“我的醋管用哈。”

  如今,冯叔的“自然酿造厂”拆迁了。我抽空回了一趟老家,特别去看了冯叔,在门市深嗅着那熟悉的酱醋味儿,一行热泪,夺眶而出……

编辑 邓静 责任编辑 刘皎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