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养心美文 > 正文
托妮·莫里森的中国草帽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 日期:2019-9-3 16:45:20

    金坚范

    美国著名女作家托妮·莫里森八月五日在纽约逝世。这位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非裔女作家,对中国怀有特殊的感情。

    一九八四年十月,由著名记者、作家索尔兹伯利率领的美国作家代表团前来北京出席中美作家会晤,之后访问上海、杭州、苏州、南宁、广州等城市,与上百位中国作家、诗人、翻译家和高等院校教师学生座谈、交流。托妮·莫里森是美国代表团的成员,此次,她还带心爱的儿子来到中国,足见她对此行的重视。作为工作人员,我参与了会议的组织与接待工作。会期三天,主题为《创作的源泉》。她在发言中强调,写作并非她的初衷,是因为不满,不是一般的不满,而是厌恶美国文学作品中所展示出来的对美国黑人的各种轻蔑。在这类文学作品中,黑人妇女或儿童,是被作为别人的道具、布景、笑料和异域文化的点缀。“我就不在那种文学作品里,那里没有我的故事。”此外,她认为先前的美国黑人作家缺乏天赋、技巧、新意。她主张要运用黑人从非洲带来、后又植根于美国的艺术形式,还要融合神话、民间故事以及对未来的憧憬等等。难怪,一九九三年莫里森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时,瑞典文学院如此评价她: “她的小说富于想象力,且洋溢着诗意,为美国现实中至关重要的一面注入了生命力。” 二○一二年授予她总统自由勋章的奥巴马在脸书上写道:“托妮·莫里森是国宝。她的写作不仅优美,而且意义深远,唤醒良知,并呼唤我们的同情心。她是一个很能讲故事的人,她本人就像她的作品一样迷人。”

    一年多以后,我又见到了她。一九八六年一月,国际笔会第四十八届代表大会在纽约召开。会后,我用英文写了一篇散记发表在英文《中国文学》杂志上(一九八六年冬季版)。我当时这样描述她:美国黑人作家托妮·莫里森,戴着与冬令时节不相称的中国草帽,在会场内外行走,似乎是在向出席会议的世界各国作家宣称,她到过中国。她从远处一认出我,便大步流星朝我走来,指着草帽爽朗地大笑说:“嗨!还记得这草帽吗?”她要我转告送给她草帽的朋友,她依然还戴着它。

    她曾说过,友谊还需要创意和努力才能维持。在这样一个时节、这样一个场合,戴一顶引人注目的中国草帽,这便是她的创意和努力。一枝一叶总关情。这顶草帽流露了她率真的性情,彰显了她不落俗套、特立独行的风格。值得注意的是,她特意提及,要我转告送草帽的朋友,她依然戴着它,这是有深意的。

    美国作家韩丁(原名威廉·辛顿)十分关注和同情中国人民的革命和建设事业。他为中国培养过第一代拖拉机手,并依据一九四八年亲身参加长治郊区张庄土改的经历,写了纪实文学《翻身》,在美国产生过很大影响,成为美国大学中国历史、政治、人类学等专业学生的必修读物。草帽是阳早、寒春夫妇送给托妮·莫里森的,他们两人,一个是韩丁的同学,一个是韩丁的妹妹。阳早原名欧文·恩格斯特,毕业于康奈尔大学农牧系,因受中国革命影响,特别是受韩丁的影响,一九四六年来到延安,从事农具改革和畜牧业工作。寒春原名琼·辛顿,是美国著名的女核物理学家,曾参与制造第一颗原子弹。美国在广岛、长崎投掷原子弹后,她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她毅然放弃了纯科学的研究,一九四八年来到与她有共同理想的男友阳早生活的延安。从革命战争年代开始,他们夫妇俩与中国人民一起经历了风风雨雨。他俩甘之如饴地生活在农村,致力于奶牛的饲养与改良,以此支持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

    在北京期间,托妮·莫里森和几位美国作家主动提出要去看望这对美国夫妇。我们便安排他们去了位于昌平沙河的农技站,看望了正在从事奶牛改良的阳早、寒春夫妇。老乡遇老乡,相聚甚欢!草帽便是夫妇俩那次送的。托妮·莫里森要我向他们转达问候,其潜台词是:对他们俩的思想、情操和价值观的致敬。

    托妮·莫里森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发表获奖感言时说:“我们年寿有期,这也许是命中注定,但我们从事的是煮字烹文的事业。那也许才是衡量我们生命的尺度。” 我想,衡量她生命的尺度,不但有她的文字,还有她对中国人民的情谊。

    原文链接http://epaper.ccdy.cn/html/2019-09/03/content_269801.htm

编辑 邓静 责任编辑 刘皎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