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本土作品 > 正文
东南篱:那一株火棘
文章来源:宜宾晚报 日期:2019-1-8 9:48:42

秋去冬来,万木萧瑟,陡然发现那儿是谁?伫立寒风,红硕艳艳。是火棘,是它在那儿光彩夺目。

我已经走遍了新小区里的每一个角落,差不多熟悉了这里所有的花草树木。小区绿化是相当不错的,果树就栽种了不少,至少我已经发现了苹果、橘子、枇杷、杨梅、石榴、桃……然而,有一株植物,却紧紧地揪住了我的心。

那是一株火棘,老家叫“救军粮”。名字的来历还有一个传说,三国时蜀军南征,交通不便,运粮困难,大军断粮了,采食该果方幸免于溃败。长征的时候,战士们粮食何等短缺,这种果实也成了充饥的美味。

火棘生长的地方,往往都是山坡上,悬崖边,岩缝里;荒凉,土薄,多沙多砾。它的根极为发达,茎特别坚韧,一经扎了下来,便会傲然挺立。任凭风吹雨打,无论酷暑严寒,到了时节开花,到了时节结果,从无间断。它和别的灌木一样不起眼,三五十公分,一米两米,最高不过三米。春天是它吐芽抽叶的时候,一片嫩绿;夏季开花,连连串串,荼白满枝;到了秋冬,由枝及梢密密匝匝地结满了果,由绿转黄,而后金红朱砂盈枝。它的一年,便是四季。果就三五毫米大小,红中透亮,玲珑如珠,像极了小号的珊瑚玛瑙;果粒中心有个黑点,好似鸲眼,使其增色不少。火棘有价值,它是远行的旅客一番长途跋涉后饥渴交困时的慰籍,它是山间劳作的农夫们汗流浃背后暂且歇息时抓上一把的补充,也许它还是现代驴友们深山探秘中左顾右盼时的应急之需……

儿时我常与伙伴们上山放牛或打猪草,曾无数次地品尝过它的果实。甜甜的,酸酸的,还有点涩涩的,回味悠长,至今记忆犹新。每次总不忘了摘两根密密麻麻缀满果实的枝丫,在傍晚下山时边走边嚼,全然不顾它的刺儿割破了小手。

千百年来,只有战乱或者天灾造成大面积饥荒时,人们才可能想到用它充饥救命。它从来就没有成为鲜衣怒马钟鸣鼎食人家的腹中之餐。现在的我们丰衣足食,别说一日三餐不缺,还有零食夜宵不一而足,连我这西南山区乡下长大的农村娃都快忘记了它。

它就是那么普通,如果不是入冬后果实由黄转红显得突兀地矗立在那儿,我都没有认出,那就是一株火棘。从旁边路过早已不是十回八回,却习惯性地把它当成小区里众多我叫不上名的行道绿篱了。火棘就是那样,不开花的时候,你会懒得搭理它,间杂在草丛中,混在灌木丛里;不结果的时候,没谁会刻意的瞅上一眼,寻常极了,朴实无华;秋去冬来,万木萧瑟,陡然发现那儿是谁?伫立寒风,红硕艳艳。是火棘,是它在那儿光彩夺目。

无须修枝剪叶,松土施肥,遮阳浇水,防治养护,南方山区及丘陵地区,它广泛分布。旷野、荒坡,村边、路旁,也有庭前、墙隅、溪边;也有单株、群植、片植;也有种植移植,精心栽培的,不过那是作绿篱盆景之用。它一样可以婀娜,婆娑,虬曲,横斜逸出。这株火棘就是,摇身一变,成了都市小区里的庭院绿化植物,而且干得还相当不错。

初时我不知道它的学名,“救军粮”这个别名够形象,却不足以表述它的美丽。从网上查到,火棘之名是1944年由一老外命名。相关网页尤其详实,各种介绍一应俱全。我承认存有一点小小的私心,琢磨好了给它取一个名字,叫“朱离”。左思在《三都赋》中描写蜀中瓜果树木的名句:“布绿叶之萋萋,结朱实之离离。”朱,红色;离,累累。朱离何等贴切,何等唯美,有底蕴,典出名篇。火棘似乎也不差,我也不能过于纠结。

那一株火棘,是小区里的唯一,我也是小区里唯一的西南小城外乡人。它陪伴着我,我关注着它。老家那地方,山高路又远,交通不便,信息闭塞。故乡但有好出路,又何须远走他乡。毕竟颠沛流离,餐风露宿最是考验人的意志和承受能力了。“在家千般好,出门样样难”,就是这个理。外出回来时,我总会特意多拐上几步,大大地摘上一把。儿时的味,故乡的情,它轻易就勾起了我的莼鲈之思。

那一株火棘,我应该祝贺它。自然生长状态下,火棘的枝条树冠杂乱而不规整。由山野贫瘠之地辗转千里到了这儿,经过一番精细的修整倒饬,已经成了出阁前的小新娘。不再自生自灭,俨然登堂入室,早已是小区里的一道景观。

那一株火棘,已经有了它的归宿。而我也要背上行囊,开启新的旅途,走向人生的下一个站点……(作者 东南篱)

原文链接:http://www.ybwb.cn/news/25387.html

(编辑 周霜 责任编辑 邓静)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