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本土作品 > 正文
红雪:踏着星光上路
文章来源:宜宾晚报 日期:2019-1-4 10:10:33

因为远方,总是亮着灯塔;蔚蓝的天际,闪烁着皎洁的星星。在这精神的跑道上,只有起点,没有终点。

对于诗歌,我想说的话很多,但我又是一个不善说话的人。于是,我把想说的话,都倾注在诗歌之中。

我们都在向着梦想跋涉,在这个过于浮躁、过于喧嚣的世界,属于我们的阳光不多,于是我们从傍晚出发,踏着一地的理想光环,踏着脆弱的情感上路。

因为远方,总是亮着灯塔;蔚蓝的天际,闪烁着皎洁的星星。

我的心里非常清楚,在这精神的跑道上,只有起点,没有终点。因此,我的诗歌都笼罩一层虚构的悲壮,埋伏着生命深处的铿锵。

我们的周围已过于复杂,明枪与暗箭,匕首与投枪,不知何时把预定的目标无情杀戳。我想:活得简单一些该有多好。由此,我给我的诗歌卸去沉重的外壳,让它简捷明了,不带有一丝粉饰、一丝做作。色素太多,糖份过剩,一副臃肿的肉身,过于沉重。那何不寻着形而下的月光,喝一杯清澈透底的白开水。水杯无心,喝者有情,五味杂陈的内心波澜,从此风景无限。

我从乡下来,大片的农田,憨厚的乡亲,养育我长大的何止是土豆白菜、玉米高粱,那一丘、那一岭,那大红大紫,那逶迤的炊烟,雾月牛栏,春夜梦短。在沾有乡土气息的诗中,我的歌喉过于沉重,也许广阔的麦田永远要成为我走不出的海,蒲公英的黄花,是我童年的梦境。我觉得诗歌中的祖母,比我的思想年轻,她的苍老只是一种形式而已。

我曾写过一篇名为《当代诗歌病理切片化验》的随笔,一度引起圈内文朋诗友一阵躁动,褒贬不一,莫衷一是。在这篇文章里,我很不客气地批评了诗坛上的怪相,抨击了伪劣诗人的一些闹剧,我强调诗歌应走民族化道路,要把诗的根基深深扎入民族的泥土之中。说实在的,这只是外在的,很肤浅的,我们的一些诗人也正是在表面上做文章,自导自演“功夫在诗外”的荒唐闹剧。我非常欣赏杨牧说的一句话:我们的身后站着李白。是的,我们怕谁,我们是诗人!

一些迹象表明,诗歌已经走向了玄虚与搞怪。这不是我想看到的。我期望缪斯走向了理智,走向圣洁,走向关注生命的终极,关切现实的生存空间,而不是痴人说梦,在胡说与玄想上自娱自乐。掉过头来吧,看一看身后,然后再看前面。我们不是二洋人,我们是用汉语说话的人。

这些年,承蒙文朋诗友的厚爱,我在诗歌三十多年的路程上,筚路蓝缕,磕长头膜拜,始终没有放弃跋涉,也许报刊上种植的500多首作品,蓊郁成林,算是对我辛勤汗水的一点慰藉。可以说,没有什么能让我放弃诗歌,没有什么能使我心静如水,也没有什么能让我心灵不安,进入诗歌,是我一生的路程。

诗歌给了我高过天堂的恩泽,让我们抬起头接受她深情的抚摩!(作者 红雪)

原文链接:http://www.ybwb.cn/news/25831.html

(编辑 周霜 责任编辑 邓静)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