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本土作品 > 正文
唐松:孔鲤的尴尬
文章来源:宜宾晚报 日期:2019-1-3 11:58:45

       孔鲤去世了,孔子很伤心。但他放不下自己的车马,放不下自己的大夫身份。孔鲤葬时,有棺无椁,尴尬可见一般。

孔鲤,是孔子的儿子。但孔门十哲里,没有他。七十二贤人,也没有他的踪影。作为孔子的儿子,在孔门中孔鲤却显得不那么突出。这真是一件尴尬的事!

       孔鲤的尴尬,在于名字的尴尬。现代人,只有名没有字;而古代人,有名有字。三岁时,家中长辈就要为孩子取名。男孩子二十岁时,行冠礼后就得取字,表明孩子成年了。孔鲤的名字,据说有一个有趣的故事。孔子喜得儿子,鲁君也为孔老夫子高兴。于是,赏赐了一尾大鲤鱼。孔子很高兴,给儿子取名孔鲤。成年后,根据“伯、仲、叔、季”的排行,取字为伯鱼。孔鲤很尴尬,自己的名和字,都掺杂着政治因素。此时,孔子只是管理仓库的委吏,多么希望能在官场有更大空间。孔鲤这名字,不过是父亲感激鲁君的赏赐罢了。

       孔鲤的尴尬,在于才能不突出。孔子很重视因材施教,善于发现学生们的优点加以培养。在孔门里,有这样的说法:德行好的有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擅长言语交际的有宰我、子贡;善于办理政事的有冉有、子路;熟悉古代文献的有子游、子夏。而孔鲤,没有任何方面有突出的才能。在《论语》中,仅仅出场5次。与颜回,与子路,与子贡等的出场次数相比,简直不能相提并论。

       孔鲤的尴尬,在于没有得到父亲的关怀。《论语》中说:

陈亢问于伯鱼曰:“子亦有异闻乎?”对曰:“未也。尝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诗乎?’对曰:‘未也。’‘不学诗,无以言。’鲤退而学诗。他日又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礼乎?’对曰:‘不学礼,无以立。’鲤退而学礼。闻斯二者。”陈亢退而喜曰:“问一得三,闻诗、闻礼,又闻君子之远其子也。”

       生活中,孔鲤害怕自己的父亲,所以“趋而过庭”。按照父亲要求,孔鲤学《诗经》,学礼。陈亢的回答太妙了!陈亢本来只问了一个问题,却得到三个答案。知道了要学《诗经》,要学礼,更知道了孔子没有特别关怀自己的儿子。孔鲤有的是老师孔子,而不是父亲孔子。颜回安贫乐道,孔子会说:“贤哉!回也!”宰予大白天睡觉,孔子会骂“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污也。”而孔鲤,没有被表扬,批评也没有。孔鲤,好像只是孔子的一个默默无闻的学生。没有父爱,没有老师的关注,或许便是最大的尴尬吧!

       五十岁时,孔鲤先于孔子去世。孔鲤去世了,孔子很伤心。但他放不下自己的车马,放不下自己的大夫身份。孔鲤葬时,有棺无椁,尴尬可见一般。还好,孔鲤有儿子子思,著有儒家经典《中庸》,其再传弟子孟子将成为儒家的另一座高峰。

原文链接:http://www.ybwb.cn/news/25828.html

(编辑 周霜 责任编辑 邓静)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