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养心美文 > 正文
年岁里的树
文章来源:宜宾晚报 日期:2018-9-28 15:07:42

我爱我年岁里的树,爱死去的、活着的,爱枯朽的、苍翠的。

我对植物没有多敏感,更别说树。像诗文中美好的橡树、杨树,我都不曾见过,也许见过,也并不识得,但我的记忆里有一些树,却陪伴过我的生命。

生命中第一次与树打了照面,仿佛要追溯到遥远的童年深处了。那是一群坟地里生长的杂树。说是一群杂树,是因为在那片失落的暮烟里,它们活得散乱、嚣张且自由。它们品种凌乱,没有名字,也许有,也一定早已被人们遗忘,一个“杂树”便定义过去。杂树活在我的字句里,死在那片阴冷灰白的坟地里。那是我孤寂的童年,和两个老人家生活在宁静的村庄尽头。回想起来,我是一个十分沉默的孩子,没有朋友,又很怪异,常常自言自语,有时和幻想出来的人物说话,有时和自然的生灵交流。想象力蓬勃的我,以单纯的心赋予了杂树生命。童年的心,并不把坟地当作坟地,而把它视作游乐园,日日流连。我给杂树点缀花朵,踏紧泥土,抚去老皮,陶醉于这一段非同寻常的友谊,以此慰藉自己的寂寞,给单调的时光涂抹上一截清新的嫩绿。

我的脑海里翻涌起波浪,那些零星的记忆碎片,一幕幕悄无声息地在心里激开一层层涟漪。

每每想起那棵松树,总有一片浓艳渲染开的红霞相映。那是一棵漂亮、挺直的松树,庄重的黛青色的一笔悬针竖立在破旧废弃的瓦屋外,却像一个英伦的绅士,精致且规矩,一丝不苟。偶尔它蒙上了路边的灰,显出颓废的倦容,然而每逢落霞浸透半边天,或是日上梢头时,它的身影总是显得坚毅英勇,像一个戍边的铁骨铮铮的战士。那一个个有落日的下午,我路过那棵挺拔的松树,看见它坚定端正地立在那荒凉的土地上,不卑不亢,不骄不躁,映在那漫天的红霞里,安静地激荡着平凡的生命。如今想来,若是莫奈见过,大概会把这景收入笔底。后来……我必须诚实地道出它的结局,它倒在一片渲染开的霞光下,如同淌在一滩血泊里。在它离开后,我再也没有注意过天际的那抹光痕。

我再掸一掸旧日记忆的灰尘,想起老家大门口那棵香樟了。那棵香樟很美,可能因为它有挺拔的树干,可能因为它绿得透亮,可能仅仅是因为它就长在我家门口。香樟迎风起舞的姿态令我印象最深。后来也听说“一袍风”的洒脱,“一帆风”的飘扬,“一竿风”的轻逸,但却总是想起我家门口那“一树风”的可爱情态。

香樟是小舅少年时亲手栽下。小舅很爱护它,日日为它浇水施肥,精心料理。如今,它高过了房屋,成了群鸟之家,小舅也已结婚,成为壮年的男人,只是他们两个,我都极少见了。我想它了,也想家了,却只能在百无聊奈中缅怀。

我爱我年岁里的树,爱死去的、活着的,爱枯朽的、苍翠的。我文笔不够精彩,难言心中复杂。总之啊,我想,它们若能开口,一定会对我说,“一路向前吧,年轻人。”(熊晓佳)

原文地址:http://epaper.ybwb.cn/content/2018-09/27/049493.html

(编辑 余丽 责任编辑 刘皎)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