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好书推荐 > 正文
《好家伙》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网 日期:2018-6-4 17:42:36

《好家伙》

作者:兰晓龙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3月

ISBN:9787020121083

定价:72.00元

内容简介

好家伙!不怕死的是好家伙,有智慧的是好家伙,一根筋的也是好家伙。

好家伙肩负重任,好家伙永记初心,好家伙是种子,好家伙是先驱,好家伙是燃烧自己照亮未来的人。兰晓龙笔下的这群好家伙,在浸染着鲜血的中国大地上艰难跋涉,从西北荒漠到繁华都市,刀光剑影,明枪暗箭,敌不过他们为挽救民族危亡不怕死、不回头的信念。好家伙为之牺牲的未来,就是我们的今天。《好家伙》主要人物

芦焱

演员:张译

一个充满正义感和同情心的青年,无意中成为共产党的“种子”。无尽的追杀逃亡、爱恨情仇,从懵懂到明白,从混沌到透彻,善良犹在,信念更坚。

时光

演员:李晨

一个不知出处的人,屠先生塑造了他,要使他成为未来的自己。他冷静无畏、机敏果决,视人如草芥。所幸心底还残存着一丝温情,在*后一刻唤醒了良知。

作者简介

兰晓龙,生于湖南邵阳。1997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后进入北京军区战友话剧团成为职业编剧。现居北京。

话剧《爱尔纳·突击》获得2002年全军新剧目展演编剧一等奖。2005年2月《爱尔纳·突击》获得老舍文学奖、曹禺戏剧奖。

代表作:《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生死线》《好家伙》。

媒体评论

李晨:如果这样一部诚意之作无法与观众见面,那我就解甲归田。

《好家伙》剧组筹备之初只有两个人:一个编剧,兰晓龙本人;一个演员,他的朋友张译。在朋友住宅的大堂里,两人各自不停翻着手机通讯录,一个接一个给熟人打电话。他记得自己靠着窗,视线里始终有一片湖,张译坐在沙发上,而电话那头的回复是意料之中的拒绝:“你要约我拍戏,居然只提前一个月?”

2012年,小马奔腾的李明找到兰晓龙,问他手头有没有可以做的项目。朋友的影视公司次年的项目运营量不够,而如果要赶在2013年的时间节点播出,筹备时间仓促得只剩一个月。

有一个非常早的剧本,曾在2004年拍成电视剧《零号特工》。“人家那边正愁着没项目,那就做吧。”兰晓龙说。

他答应得多少有点冲动,项目上马后才愈发意识到时间紧迫得不像话。他也觉得是在为难对方。这个时候会联系的演员多半已有过不错的交流,人家想来,可是合同定了,人正在剧组。整件事透着荒谬,找完演员,他们还要找导演。“连导演都没有,你说这剧组有多乱?”理论上说,提前三个月联系演员已经算仓促,而导演需要的时间更久,一个非常成熟的团队来运作会需要半年筹备期。连放弃的时间也没有了:李晨加入了,三人剧组发动各自的资源,卷进来的人越来越多。

“已经这样了,干吧。”他咬牙切齿。

码齐人马,心思放回剧本,这位编剧才开始想到*要命的问题:《零号特工》版本的剧本里,张译的角色是一个非常阴郁的人,李晨的角色则非常暴戾。“张译完全是跟阴郁对着干的啊。再一看,我靠,李晨也不是那个角色。”他们是敬业的演员,一个敬业的演员不会想角色跟自己有多贴近,而是拼命去贴近角色。但在兰晓龙看来,剧本不合适,这么演会把演员*有价值的、甚至不属于表演技巧范畴的东西丢失了。

他决定把两个主角的戏全改了。

每逢一部戏开拍,编剧对兰晓龙来说是*快活的环节。“谁都不好跟你急,制片人不好跟你急,演员不好跟你急,导演不好跟你急,没人跟你急。”他得意地说,“我就可以扮演我闺女的角色,所有人不说宠着你,至少得惯着你啊。然后坚决不干活,希望我改剧本?没门,我就是来捣蛋的。”

但是这一回,一边拍戏一边改剧本,他变成了一个眼冒绿光、精神非常充沛而外表非常消瘦的家伙。

每天一睁眼,焦虑就摆在那里。“明天就要拍这场戏了!”

《好家伙》是一个双线的故事,这意味着几乎每场戏至少有一位主角在场。为了节省时间,导演拿着没改的剧本先去做统筹、制景、定场地、做道具,兰晓龙则保证改剧本时不动场次、不动大场景、不动大道具。“原来那个场景发生在哪个房间,我都不会挪到另一个。但整个戏全部要改掉。”他说,惟一能改动的是人物基点。实际上,整个剧本全部重写。*后除了一个上海犹太人的名字叶尔孤白,他想不起有什么角色是没改过的了。

“这戏我花的力气,客气地说,至少够我做三个戏的了。”重提那段经历,兰晓龙还心有余悸。写剧本的日子里,他住在剧组,有时到导演屋里去喝点茶、吃点零食。俩人面对面坐着,谁也不说话。导演简川訸也累,他也累,累得谁也不想谈这个戏的事情,宁可明天现场发挥。

他们赶着时间拍完了电视剧,却没有料到等在前方的是接连的坏消息。2013年,电视剧的发行计划搁浅;2014年初,小马奔腾董事长李明去世。

《好家伙》播出时,已经是2016年9月底。阴差阳错,一切都缓了下来。

由于《好家伙》的播出,接受采访时他被频问及收视率相关的问题,比如:影视潮流变化非常快,这部作品已经隔了四年,是否担心跟不上观众审美?兰晓龙感到有点好笑,又有点无奈。对方在谈市场,他答非所问:这几年观众审美在倒退,对一个正在倒退的东西如何谈得上跟不上?

“我听说现在我们演戏都已经可以到现场不用记台词了?”聊到演员,他幽幽地扔过来一句。“摆个嘴形,随便说点什么。这跟表演还有什么相关?”

他不打算跟上所谓的潮流了,而且决定不再被这些东西影响。“有一拨人逐利,有一拨人踏踏实实该干吗干吗。后一拨活得舒服得多,我觉得应该做后一拨,就这样吧。” 

兰晓龙穿着军装,带着眼镜,不苟言笑。联想到他执笔的《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生死线》《好家伙》,你会本能地把这个编剧和他笔下那些动人的角色联系到一起:血性、执着、刚烈,而且一定是个严谨认真的人。

这种严谨认真体现在很多地方,比如在他的好友、演员张译的口中,兰晓龙是个枪械迷。“他剧本里出现枪的时候,他会格外在意,甚至会在剧本没写完的时候,先列出一个武器装备的单子,让道具部门去做研究准备,他有时候会跑去现场看这些东西合不合适,我甚至有时候觉得他在现场,他对枪械的关注,要远远大于演员的表演和戏……这点我很‘愤怒’。”

这让我想象中对兰晓龙的采访,应该是一次正能量的洗礼。然而一个小时的采访,他跟我爆了正在播出的《好家伙》的种种幕后花絮。我很难描述我的感受。反正聊完天后,他跟我“道了个歉”:“我很抱歉摧毁了你很多感动。”

《好家伙》是根据他多年前的一部小说《零号特工》改编,但这次搬上荧幕,老粉丝会发现,人物的改动非常之大。“因为我要用张译和李晨的话,原来的剧本就要丢弃很多,人物要依着他俩来写,这俩货的内容一改,基本剧本就要完全重写。”兰晓龙说。

因为这个原因,兰晓龙一边修改剧本,一边跟着《好家伙》的拍摄过程。在此过程中,这位“70后”鬼才编剧对“坑朋友”的热爱程度,和“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技能,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首当其冲被“坑”的就是李晨。《好家伙》在上海拍摄时,棚内温度达40度,穿背心都嫌热。而李晨所扮演的角色时光,按设定是衣冠楚楚的三件套,此时的李晨还不知道自己即将经历什么。导演简川訸犯愁,“哎呀这怎么跟李晨说?”兰晓龙把这事揽在自己身上:“李晨啊,你不是监制嘛,那你自己的服装你也自己监制吧。服装老师带你去,你自己选你的服装。”

李晨马上跑去服装库,自己挑了一身三件套出来,“怎么样!”兰晓龙不吝赞美,一通表扬,李晨开心极了。然而一进棚,李晨才知道自己着了道。

“没办法,你自己挑的呀!”

欲哭无泪。

兰晓龙一边笑嘻嘻地描述李晨“用了多少痱子粉”的“惨状”,一边夸李晨:“他是个特别单纯善良的家伙,经常被我坑得底儿掉,但还是给个坑他就往里跳。”

好不容易拍完了上海的戏,李晨特别高兴:“我可以去西北啦,不用穿这些啦。”服装师说,李晨,你西北的衣服做好了。

“一看,皮的,还带毛的。”兰晓龙笑得幸灾乐祸。

《好家伙》里,李晨有场哭戏,时光(李晨饰)枪杀青山(杨新鸣饰)后,躲在房间里,一个硬汉如同孩童般无助落泪。这一幕赚了不少观众眼泪,笔者也是其中之一。兰晓龙表示,这场戏也是他“坑”了李晨。

“青山去世后哭的那场戏是必须的,没这个东西,时光这人物是收不了场的。但这个戏是边拍边改,当时剧本没有一个完整的情绪给他,李晨就觉得,我是演一硬汉啊,怎么能哭呢,坚决不哭。”上海的戏拍完了,到西北,拍时光失去腿后,和马告别的场景,兰晓龙跟李晨说:“我们把这场戏改一改。”

“怎么改?”

“你把马杀了。”

李晨懵了:“我干嘛要杀马?”

兰晓龙一本正经:“你无法了解我的意图,反正这场戏,你就演杀马。”

李晨坚决不从。

“那这样吧,你自己选,要不你哭一次,要不你演杀马。两场戏你选,拍一场。”*差的选项让另一个选项看起来也不那么差了。李晨琢磨了一下,选了前者。

“我们住的饭店房间,有个墙角的背景,和上海的景感觉能接上。”兰晓龙做好了准备,一回饭店,继续出损招,把李晨锁房间里拍,拍完这场哭戏才开了门。

“你这是坑李晨老师啊。”记者说。

“就是坑。好朋友嘛,不坑,多不好意思。”兰晓龙回道。

“跟你撒娇也没用吧?”

“其实经常是有用的,但他没意识到,小事有用,大事是没用的。”

除了“坑”到的,也有没“坑”到的。

兰晓龙本来给好友编剧史航准备了一个角色:《好家伙》里一个智力障碍的配角。死在马匪的炮火中,也算剧中泪点之一。

“就那个智障加色鬼嘛,*后死在奔向女性的路上。这货太像史航了对吧?”兰晓龙说。

“史航老师怎么可能答应?”

“我就跟史航说,这个角色,剧里摸姑娘屁股,他高兴死了。本来都说好了,但后来他用直觉意识到危险了,就死活不肯来,逼得我只好跟老简说找个像史航的来演。”

对于兰晓龙的“坑”,史航也做出回击。《好家伙》开播,史航在微博发了张兰晓龙的照片,餐巾纸掩面,史航说兰晓龙“喜极而泣”。

“我只是清鼻涕!下一秒钟这张纸就打到他脸上去了!”兰晓龙“忿忿”地说。

而比起老被兰晓龙“坑”的朋友们,张译更像是兰晓龙“坑人”的同伙。“扮演芦之苇的演员赵志君,就是被我和张译忽悠来的。”

“老演员认真,赵志君老师接戏,一定要反复揣摩角色的。但我当时没有时间让他揣摩了,我们就跟他说:‘希望你来客串个角色,来吧,跑龙套,特别容易’。”第二天赵志君一看台词:“哇,这龙套这么多台词啊!”

兰晓龙和张译都特别真诚:“他就是台词多点,是个大话唠。”

赵志君就这样,在以为自己是龙套的情况下,演了《好家伙》的三巨头之一。

听兰晓龙讲自己和朋友们的故事时,他就像一个时出惊人之语,敢做惊人之事的熊孩子。但说起戏来,他能就剧中一个配角的人物设定和你聊很久,“你知道吗?年轻时候的若水是算命的,青山是魔术师,屠先生是孤儿……”语气如同说起自己熟悉的好朋友。兰晓龙是“70后”,性情却有着“90后”的爱玩爱闹和热忱简单。

和兰晓龙曾经工作在同一个部队的张译说:“像我们这种当过兵的人呢,其实不会成为军迷的,但晓龙除外。”在张译眼中,兰晓龙以一种超然的眼光在看当今的部队和部队生活,所以才写出《士兵突击》这种军旅戏:很真实,又好像很不真实。身处其中,却又超然其外。

“十几二十年前,我经常在部队院里,看着兰晓龙拿着把破塑料枪,在那练瞄准。他当时的女朋友,现在的妻子,就边敲着锅边喊:‘龙龙,别玩了,该吃饭了’。完全像对待一个孩子一样。他就喜欢这些。” 

原文地址: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18/0604/c405069-30033632.html

(编辑 余丽 责任编辑 刘皎)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