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名人传记 > 正文
黎成田:不能让民间文艺之河“断流”
文章来源:宜宾晚报 日期:2018-2-1 21:13:08

名家档案

黎成田,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民俗学会会员,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会员,国家级高级文化创意师,中国电影集团总公司电影民俗顾问。专著《川南僰文化新探》获四川省民间文艺学术专著奖和宜宾市第十次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论文《四川珙县麻塘岩画的审美意蕴》获宜宾市第十届阳翰笙文艺奖银奖。

谈状态:好书滋养着自己的心灵

黎成田出生在珙县的一个小山村,其父母都是农民。在黎成田的记忆中,没有见过大世面,也不懂大道理的父母双亲一辈子与泥土打交道,从春种到夏锄,从秋收到冬藏,循环往复,周而复始。但父母两人相互谦让、互敬互爱,对老人孝敬有加,对子女非常疼爱。父母从来没有吵过架,也从来不会打骂孩子。

“父母对我们三兄妹的教育只有两点:一是顺其自然;二是非常严格的家风、家规教育。”黎成田说,8岁时,父亲就要求自己必须熟背家风———“厚道立人,诚信立业,耕读传家,和顺兴家,品修志向,德耀门楣”,以及家规———“致良知,守道义,明边界,固底线,尚朴简,崇境界。”

生活中,父亲也会以一些名言、谚语来引导黎成田三兄妹好好读书。

“‘穷不丢书,富不丢猪’、‘穷人家,要振家声,重在读书’、‘贤良儿孙爱读书’……父亲这些话潜移默化地引导我热爱学习,让学习的动力慢慢种植在内心,形成一种自觉。”黎成田说,在学习的过程中,书籍自然而然地滋养着自己的心灵、铸造着灵魂。

最初,黎成田喜欢书中那些优美的句子,再后来,他爱上的是由故事和句子营造出来的情境。书读得多了,下笔自然流畅。对别的小伙伴来说,写作是难事,对他来说,却如同说话一般简单、自然。工作后,他自称“朋友不多”,更是把眼观所闻、心事心情通通交付书本与文字,书本让他不寂寞,文字让他得以尽情倾诉。

出门在外,黎成田最爱逛书店。黎成田说,在异地看到一本心仪的书,就像老友隔着万水千山相遇,在云南旅游时,别人买玉器、买茶叶,他一路买书,最后买了1700多元的书,超重上不了飞机,只能在昆明打包,将心爱的书籍快递回宜宾。

好读书、读好书是黎成田生活和工作不可或缺的部分。

“读沈从文,收获了对于湘西山野百态情趣的审美;读张爱玲,收获了对繁华都市的百态描摹和认知。”黎成田说:“特别是读了克利福德·格尔茨的《文化的解释》之后,在一定程度上奠定了我后来从事文化人类学研究的基础理论支撑之外,更重要的是在我的大脑里逐渐形成了对文化力的认识,也为我的文化观的形成和塑造起到了非常重要的启蒙作用。”

“感觉自己中‘书毒’太深,成为‘读书的瘾君子’了。”黎成田坦言,没有书读的日子,仿佛食物缺盐少味,人也处于失魂落魄的状态。

谈民俗:民间不“断流”文脉能绵延

黎成田生于珙县农村,长于珙县农村,他对珙县这块广阔的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而当地的民风民俗也深深地吸引着黎成田。

“春分浸种、立夏插秧、寒露种菜籽、霜降种麦子,农村的民风民俗有着仪式感,也让我感受到劳动人民的聪明才智;村子里的婚丧嫁娶,村民们自发地集中在一起,任何一个细节都不可亵渎,整个过程带给我强烈的神圣感,也让我感受到一方水土民众的精神和情感归属。”黎明田说,自己对民间民俗文化有种特别的情感,以至于后来走出山村,读大学时选学了《文化人类学》。

工作以来,黎成田先后到过湘西、宁夏、青海、阿坝、大凉山等地做苗族文化、古西夏国文化、古蜀国文化、藏文化、羌文化、彝文化的调查。

“有了一定的民俗理论和实践积淀后,我才认识到中华五千年文明之所以是世界上唯一没有“断流”的文明,这与生生不息的民间民俗文化的‘韧性’关联很大。”黎成田说,要真正读懂历史悠久、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必须首先研究中华文化的民间属性,民间民俗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底色”和重要组成部分,只要民间不“断流”,文脉就能绵延久远。

3000多年前,宜宾的三江两岸就有僰人居住,僰人虽然是一个消失了的民族,但僰文化仍是宜宾历史文化的一支奇葩。爱读书、爱写作、爱民俗的黎成田曾用三年的年休和节假日时间,自费走遍了云贵川等原僰侯国的所在地,查阅了大量历史文献资料,又从民间收集整理了鲜活的第一手田野调查资料,撰写而成《僰人与悬棺葬研究》一书,得到不少专家学者认可和肯定,中央电视台10套节目《子午书简》还对此书进行了推荐。

如今,黎成田已经出版著作《藏在民间的高贵 乡贤与家风》《僰人与悬棺葬研究》8部,论文130多篇,在国家级、省级报纸杂志发表上千篇各类文章,还走进大学开办学术讲座。

谈创意:

致力农耕文化活态传承

独特的地理风貌,多元的民族构成,悠久的历史文化,孕育了宜宾珙县丰富多彩的民间文化艺术。在黎成田看来,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农耕文化在不断地淡出人们的视野,几千年形成的农耕思想智慧和散失民间的农耕技艺正面临消失。

如何保护和传习农耕智慧和技艺?留住民族历史文化的“根”和“魂”。黎成田在从事民间文艺的同时,开始做起了文化创意。在珙县当地,黎成田的创意通过艺术授权的方式,授权给品行好、能力强的企业家使用,成功建立了全国首家农耕文化传习馆———珙县农耕文化传习馆。

据了解,面积2200平方米的农耕文化传习馆由“三大一园十八室”组成。“三大”即大讲堂、大展厅、大书房,“一园”即农耕生产生活体验园,“十八室”即十八间农耕技艺传习室。在农耕技艺传习室内,精选了川南宜宾一带古僰侯国区域的农耕技艺为传习对象,分别建立了树根艺、植秆艺、石雕、农民画、麦秆画、婚俗、茶艺、服饰、节庆、手毽、牛灯、龙灯、车车灯、走马灯、曲艺、唢呐、农耕小手工(斗笠、背篼、蓑衣、草鞋)、农耕医药(食疗、艾灸、拔罐、刮痧、火疗、石疗)等十八间传习室。

“在做民间民俗田野调查的过程中,我发现全国各地的农耕博物馆、展览馆、展示厅比比皆是,但是都是把老农具(包括生活物件)收集起来,保存好,然后面向社会开放,供研究和旅游之用,我认为仅是‘留住农耕记忆’是不够的。”黎成田说,在动态传承和静态传承之间重新寻找一个点,我们称之为活态传承,而农耕文化传习馆就是活态传承的一种形式。

“珙县农耕文化传习馆从偏僻农村聘请了十八位农民传习师,免费为他们提供场地、水电、食宿。一位传习师负责一间传习室,对一门技艺进行手把手的现场传习。传习师免费教,学员免费学。传习师和学员创作的作品,产生的经济效益归传习师和学员按比例分配,传习馆一分钱不提取。”珙县农耕文化传习馆馆长白高永介绍说。

珙县农耕文化传习馆自2016年10月1日开馆以来,先后接待了国际、国内参观、学习人数近10万人次;开办农耕思想理论讲习50多场次,一批知名专家、学者在这里传道授学,参加听讲8000多人次,阅读和探讨性沙龙130多场次,参加人数5000多人次,来农耕生产生活体验园观光和体验生活的人数达50000人次以上,前来观看作品展出13000多人次,开展常规性师傅带徒弟式传习200多天,为弥足珍贵的农耕文化,尤其是对濒临消失的农耕技艺的集中活态传习作出了有益的探索。

“党的十九大提出了‘振兴乡村战略’,民间文艺的路子必将越来越宽广。好的民间文艺的研究成果和优秀作品,对于振兴乡村可以提供情感的支撑力和归属感,我非常乐意把文化创意做好,为地方文化产业的发展,多提供一些创意支持。”黎成田说,未来,自己仍将义无反顾地在民间之路上一往无前,把心交给广袤大地,把情献给清风与明月。(李莉娜)

原文地址:http://epaper.ybwb.cn/content/2018-02/01/043202.html

(编辑 余丽 责任编辑 方勇)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