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养心美文 > 正文
温情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网 日期:2018-1-8 10:16:37

年过半百,我突然喜欢怀旧,喜欢坐在秋天的阳光里给别人讲述往事。这是我们家的往事,每每想起,内心总有一份实实在在的感动,请让我从一个老去了的人出世时说起。

九十多年前的一天,苏北乡下有个开槽坊的人家添人口了,酒香弥漫的屋里,传出了婴儿的啼哭声。那人家添的是女孩,家里也热热闹闹的,就跟生了男孩一样。连槽坊里打杂帮忙的伙计都跟着高兴,伙计笑嘻嘻的,对那家里的主人说:

“恭喜东家,你添了个千金。”

那东家脸上挂着笑容,听了伙计的恭维话,他连忙摇摇手说:

“千金算不上呢,我们不是大户人家。我只是添了个酒坛子,姑娘就是酒坛子,我将来的酒坛子。”

东家姓徐,个子不高,却长着一个有福相的脑袋,宽大的额顶上好大一块没头发,光滑闪亮的,是那种看上去比较聪明的人。东家虽说生的是女儿,但他是中年得女,对于膝下早有了几个儿子的他来说,真是一种难得的福分。他还眼光看得长远,逢人就讲:

“世道不稳啊,生个姑娘也好,说不定我哪天槽坊开不下去,家里就穷得倒趴了,她将来还有一嫁。”

添了个女儿后,东家如同心口挂了把钥匙,开心得走路都抿着嘴笑。但他的女儿却惹人烦,那孩子自从出了娘胎后就咿咿呀呀地哭,有时吃饱了奶也不住声,哭得凄凄苦苦的。当娘的最揪心,把孩子抱在怀里这里摸摸那里看看,皱着眉问当家的:

“这孩子怎么啦?”

东家看孩子小脸红扑扑的,凭经验知道没什么大事,但他还是要讲出个名堂来,他说:

“人世间苦啊,她哭是知道到世上来要受苦。”

世上苦,东家也不愿自己女儿受苦,还是希望女儿一生都过得幸福。他首先想给女儿取个名,取个吉利又好听的名。女儿娘却认为没必要,说:

“一个女孩子,要取什么名儿呀,大了嫁人了就跟人家姓。”

东家不听女人的话,穷人家才不给女儿取名呢。而他家里不但有些田地,还开着不大不小的槽坊,天天有生意日日有进项,也算是人财两旺的小富人家。女儿落在他家,虽算不上大家闺秀,但也是小家碧玉。东家就欢欢喜喜给女儿取了个名,名里还带上个“福”字,叫徐福兰。

那个徐福兰就是我妈,被人叫东家的人是我外公。我外公那时乐滋滋地想,有了女儿他就儿女齐全啦,福气就更好啦,他梦里都想到高兴的事。

我外公做梦没想到,我妈出世后不久,他就遇到了烦恼的事。

那事真让我外公烦恼。我外公时常夜里睡得好好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乌鸦在门前的大树上呱呱地叫,声音特别难听,让人汗毛发竖。夜里听到那东西叫,我外公的好梦就被惊醒了,就睡不着了,白天也心思重重的。他是个迷信人,就担心地对家人说:

“老鸦在家门口叫不是好兆头,我们家怕是惹上霉气了,要有灾难了。”

我外公就天天在家烧香拜佛,闭着眼睛唱喏祷告,还提着酒肉到土地庙去求神仙保佑,希望家里平平安安。

但拜佛求仙都没用,都没能免去家里的灾难。我外公说过的话当真灵验了,不幸的事很快就降临到了徐家门上。就在生下我妈不到一年时,我外婆突然得了奇怪的大病,嘴里吃不进茶饭,人很快就瘦得倒下了。

我外公吓坏了,他生怕自己中年丧妻,女儿幼年丧母,那样他自己苦,失去娘的孩子也苦,就急忙四处奔走,请名医抓良药,想尽办法给我外婆看病。但让他苦恼的是,请来几个有名的郎中给我外婆把脉看病,吃药调理,都无济于事,我外婆病倒后就再也没能爬起身。

我外婆咽气之前,心里还挂念着女儿,她躺在床上气息奄奄时,我外公把一只耳朵靠到她嘴边,听到她断断续续地说道:

“福兰长大了要给她嫁个好人家。”

我外公就难过地点点头,说:

“你放心。”

我外婆没让我妈吃够她的奶,就带着深深的遗憾,丢下年幼的女儿,蹬蹬腿去了黄泉路。那时我妈除了会尖喉细嗓地哭叫,还根本不懂得什么是悲痛。外人看我妈哭得那样可怜,都说:

“这孩子这么小就死了娘,以后吃得再好穿得再好,也是苦人儿一个。”

我外婆走后,我外公的痛苦只是一时,之后发财的欲望使他忘掉了一切不愉快,他一心一意和几个儿子一起,把家里的槽坊开得旺旺的,酿出一坛一坛喷香的好酒来卖钱。他忙的时候,就顾不上我妈了,我妈还不会走路,他就成天把她放家里坐着,到吃的时候才派人去喂她,也不管她哭不哭。男人毕竟不像女人家那样心细,我外公认为只要不冻着饿着女儿,能够让女儿丰衣足食,即便没娘的孩子也还是幸福的。

我外公也有自知之明,旁人问他待女儿怎样时,他说:

“宁死做官的老子,不死讨饭的娘,我再好也没有她妈活着好。”

我妈坐着坐着,就会站起来了。她脚步还走不稳时,吃饭就不需要人喂了,自己拿筷子自己捧碗。看到她自己会吃,我外公高兴地对家里人说:

“福兰好像长大了。”

我妈还没长大,但她很快长到五岁了。她五岁的那年秋天,我外公那个老封建,决定要给她吃一个女人小时候必定要吃的苦。

一天,我外公对他的大儿媳说:

“要给福兰裹脚了,她没妈,长嫂比母,由你来给她裹吧。”

我大舅妈就听从公公的吩咐,踩着自己的小脚,准备给我妈裹像她一样的“三寸金莲”。我大舅妈是我妈生的那年嫁到我外公家的,我外婆死后,我妈是她帮着带大的,夜里还在她的身边睡过,她曾经让我妈年幼时感到一丝娘的温暖。那天晚上,她拿一只带脚的红漆木盆,放上气腾腾暖和和的热水,把我妈叫到房里去说:

“福兰,来洗脚。”

我妈以为只是像往常那样简简单单地洗脚,就往木盆旁的小凳子上一坐,伸开两条细腿,让大嫂给她脱鞋洗脚。没想到,大嫂那次给她洗脚像绣花一样认真,先把她的两只脚放在热水里仔仔细细地洗,洗好后用干净布把脚反反复复地擦,擦干净后又用剪刀把脚上趾甲都修剪一遍,然后还把每个脚丫里都掖上了白矾。接着大嫂并没有给她穿上鞋,而是抓来了几根粗布条条。

当时我妈看见那布条,就突然害怕起来,她好像知道要给她的脚“上刑法”,就哇哇地哭起来。她一哭,我大舅妈赶忙说:

“我又不杀你。”

她还是哭,我大舅妈就像哄自己孩子似的说:

“福兰听话,不疼。”

可她一边哭,一边蹬脚舞手地说:

“疼啊!”

她那时太小,只知道疼,不明白裹脚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很严肃的事。她不让我大舅妈靠近,我大舅妈就急得没办法,手里抓着裹脚布在屋里团团转。

我外公知道后,背着手皱着眉进来了,他好像一点也不心疼自己的女儿,他沉着脸说:

“疼也要裹,哪有女孩子不裹脚的,长大了人还没走到人家跟前,大脚先到人家跟前了,像什么样子呢!”

他还对我妈说:“不裹脚的女孩子,将来嫁都嫁不出去。”

我妈也听不懂他说的那些道理,但看看我外公那张生气的脸,我妈就不敢不听话了,她只得老老实实地坐着,含着泪撅着嘴,把脚伸到我大舅妈面前。

我大舅妈就捧住我妈细皮嫩肉的小脚,如同她用芦柴叶子裹糯米粽子似的,用布条一层一层地紧紧地缠起来,缠好了这只再缠那只。看见我妈眼里的泪在打转,是忍住疼的样子,我大舅妈就紧紧地咬着牙,好像她也跟我妈一样感到疼。我大舅妈叹息道:

“小脚一双,眼泪一缸,女人生来命苦呢。”

脚被裹起来后,我妈开始几个月很难受,白天都不能下地走路,夜里她的哭声吵得家里人都睡不安宁。实在疼得受不了啦,有一天她竟当着家里许多人的面,膝盖一弯,扑通一下跪在我外公面前,那是她第一次以下跪的方式向人求饶。面对一个五六岁孩子大人一样的举动,我外公很惊讶,他弯腰拉起女儿说:

“这孩子,小小年纪心眼多,竟然想得出这样的花招,没有人教过她吧?”

我大舅妈心肠好,见我妈那样难受,就忍不住向公公求情,说:

“福兰连妈都没有,孩子可怜巴巴的,就别给她裹脚吧?”

我外公想了想后,就说:

“不裹不行,裹松点吧。”

他心一软,我大舅妈就可以手下留情了,后来给我妈把裹脚布拆开来重裹时,就绕得不那么紧了,手上用力都小心翼翼的。但我妈还是觉得很疼。疼着疼着,她就不觉得疼了,麻木了似的。

那日子我妈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一天,绕在她脚上臭烘烘的裹脚布,被我大舅妈剥掉后丢在一旁。我大舅妈说:

“好了福兰,你捱苦的日子过去了,把鞋穿上到外边走走看,看吃不吃力。”

那天我妈像生来第一次走路,她两只手张开着,如同小鸟要起飞的样子。看她走得摇摇晃晃,我大舅妈怕她摔倒,就一步不离地紧跟着后面。她没摔倒,可她一边走,一边埋头看着自己的脚说:

“我怎么走不快呀?”

我大舅妈一听就安慰她:

“福兰你的脚不算小,你现在走不快,是心里还不着急,等你将来大了,心里着急了,脚再小都能走得快。”

我大舅妈真好,没舍得把我妈的脚裹到十来岁,裹得像她的脚一样小得难看,走起路来像踩高跷似的,就早早地解脱了我妈裹脚的苦。

后来我妈就渐渐长大了,长成一个快到出嫁年龄的大姑娘。她不但早就能帮家里人洗衣煮饭,而且早就会做各式各样的针线活,女人家应该会做的细活儿,她做得比人家娶过门的媳妇都好。

我妈尤其是针线活儿做得特别好,她的针线活儿都是跟我舅妈们学的,但她并不要我舅妈们手把手地教,她的眼力见儿好,我舅妈们做那些活儿时,她在一旁看看就学会了。我舅妈们都说:

“福兰这孩子真灵巧,她将来不用求人。”

连外人见了也常常夸她,说:

“福兰虽然生在富人家,从小也是个苦桃子,没娘的孩子成人早。”

可我舅舅们有时并不觉得她聪明。

有一次,一个身上穿得脏巴邋遢的傻子,顺着酒香走到我外公家门口,大声喊着要喝酒。我妈竟然连想都没想,就把那人叫到家里,从酒坛里舀上一碗酒来,让他痛痛快快地喝下去。那傻子喝得醉醉的,走路都歪歪的,竟然对我妈竖起了大拇指。当时我舅舅们知道后,都不高兴地说:

“福兰,你良心太好了,连傻子都叫到家里喝酒,你也傻了。”

长大后我妈面貌倒还可以,圆脸大眼睛,就是身段不太好看,人家都说她背脊后的衣服里像盖了个碗似的拱着。我大舅妈怕别人不知道我妈背脊拱着的原因,总是向人家解释道:

“福兰小时候被人抱得少,坐着的时间长,把背脊坐驼了。”

除了背脊有些驼,我妈的个子还很像我外公,好在她一双裹过的脚并不大,跟她的矮小身材是很相称的。(苏一萧)

原文地址: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18/0104/c404010-29745461.html

(编辑 余丽 责任编辑 方勇)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