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养心美文 > 正文
大了,就好了
文章来源:中国作家网 日期:2017-10-9 15:28:24

  在春在家,是棵独苗,却并不孤单。在春上头有个姐姐,下头嘛,父母双亲一发恼,连生两胎,可惜,手兴不好,连抹两手臭牌,生下来的却是两块背时铁一一姑娘。在春也犹如那八百亩田中一棵苗,金贵着哩!又属文物重点保护单位。

  在春,也就在这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中长大成人!

  在春上学第一天,家中来了一位贵客,贵客还牵了她的小伢来。小伢的脸上已涂脂抹彩,犹如唱戏。贵客刚说明来意,正在那里表演哩,在春唱着好听的歌儿回家来了,至于是什么歌?单看当时是什么歌儿好听了。在春却又没唱全,只唱那开头一两句。亦如那磁带,反复地倒换。在春却不觉得厌烦,仍唱得一垞劲。在春的脚步刚踏入门坎,母亲满脸堆笑地迎上前来,弯腰问在春,你么把人打了?说完,一指旁边的那小姑娘伢。

  在春眼睛一亮,几步上前,伸手摸在了小脸上,口中嬉笑道,你么来我屋了?唱戏?

  小姑娘刚想躲避,却还是没得在春的速度快,还是被在春摸了个正着。

  贵客见了,气得把脚跳,手指着在春,眼睛看着母亲,气急道,你伢,你伢……

  母亲问在春,你打了别个?

  在春缩回手,摇头道,没有啊。脸上显出了莫名。

  母亲道,那她的脸上,么有血呢?

  在春抠着后脑壳,不好意思道,我见这小姑娘好玩,捉了个蚱蜢在她的头发上……

  小姑娘含泪道,就是蚱蜢在我脸上跳舞,好疼。

  在春搓着手,更加的不好意思了,看着小姑娘,讷讷道,我还以为我屋里来了个小唱戏的哩。

  母亲一步抢过去,拥着在春,欢喜道,我伢真乖。见贵客仍是一副吃人的样子,母亲笑道,大了,就好了。个伢们,小来不动,长大无用。不起不跌是块死铁。

  贵客听了,哼了声,牵着自家姑娘,气呼呼地走了。走出多远,口中还忿忿不平,看你伢长大不拿刀杀人!

  时光就这么一分一秒地过过去了。在春也在这流逝的时光中一天一天长大。这小胳膊小腿一长长,那活动的频率自然也大了。在春做的好事,也一天一天多了起来。

  一天放夜学,在春又哼唱着好听的歌曲进了屋,刚想褪去肩上的书包,就听到父亲的一声断喝,你不能安分些?

  在春一愣,放下书包,委屈道,我几时不安分了?我这些日子乖的象猴子,每天上学连到都不敢迟,我么不安分了?

  父亲指着在春,怒声道,刚才,就在刚才,隔壁的王爹爹来,说你把别个的夜壶打破了,好话说了一箩筐都不熄火,硬要我赔。是我把安了几年的夜壶赔给了他,他才提着夜壶走了。临走,还说没得他的小巧。

  在春听完,笑道,中午,见到只花蛤蟆,我去捉,蛤蟆钻进了夜壶,我的手大,是我一块石头……

  母亲刚好上前,听了,担心地问,捉到了?

  在春气愤道,鬼,蛤蟆也打死了。

  父亲又道,好好,这是捉蛤蟆。那你把别个王婆的尿罐子搞破,也是捉蛤蟆?

  在春褪去书包,递给了母亲,母亲接过去,乐哈哈地挂在了柱子上。在春指着父亲,哈哈笑道,爸,你不晓得,王婆屋的茅厕中间,长了蛮好看的一朵花,我人矮,拿它作垫脚石,不小心,把我脚都崴了,是老子一砖头……

  母亲一听,慌忙问道,还疼不疼?还疼不疼?

  在春笑道,还疼?还疼不成跛子了。

  母亲听了,这才长出口气,直拍胸脯。

  父亲气急,却由不得又笑了。指着在春又道,那别个王婶娘家灶里煨的鸡汤也碍了你眼?难不成她家灶堂口也长了朵花?也当了垫脚石?

  在春听完,竟哈哈大笑起来,边拍桌子边道,哈哈哈,我家爸说话越来越好笑,你没说别个王婶娘屋里的鸡汤有几好喝哟!

  母亲见父亲还想发怒,母亲赶紧打圆场,大了就好了,大了就好了。

  父亲气恼地一跺脚,大声吼道,我看他大了就好了的?长大不要拿刀杀人?

  母亲却不以为意,拥着在春,和声道,吃饭吃饭,我弄了你最爱吃的泥鳅烧莴苣。

  在春一听,小舌头舔着嘴唇,雀跃着走了。

  父亲在后面直摇头。

原文地址: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17/1009/c404010-29576161.html

(编辑 余丽 责任编辑 方勇)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