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名人传记 > 正文
王德明:麦笛吹奏诗意人生
文章来源:宜宾日报 日期:2017-9-28 17:50:05

王德明,笔名麦笛,中国作协会员、宜宾县作协主席。作品散见《人民日报》《诗刊》《解放军文艺》《星星》《中国诗歌》《诗潮》《四川文学》、中国作协《2015年中国诗歌精选》等。先后获中国文联、四川省政府及《诗刊》《解放军文艺》《星星》《诗选刊》《诗潮》全国诗赛奖,阳翰笙文艺奖。获评中国诗歌网“2014中国诗歌十大年度诗人”。著有诗集《笛语》《颤栗》《诗颂英雄赵一曼》。

我坚信人类的美好,所以我爱诗歌。我坚信人人都具有诗性:或感受别人的诗性,或捕捉自己的诗性,或唤起他人的诗性,所以我爱诗歌。生活太硬,这种硬正在由外向内蔓延,至少诗歌可以阻止这种蔓延,所以我爱诗歌。为此,我向《诗经》、苏轼、庞德、海子、雷平阳、张新泉等诗人学习炼丹术,用文字熬制药丸,救治灵魂、以及黑夜。

——麦笛诗观

个子不高,走路带风,笑声爽朗、工作严谨。这是我记忆中的王德明先生。彼时,他是宜宾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新闻外宣办主任。

眼神深邃,笔锋犀利,语言幽默,言谈亲切。这是我此次采访的王德明先生。此时,他是一个纯粹的诗人。

从读书、育人,到办报、从政、从文,王德明一路与诗相伴。历经边吃盐巴炒饭边酝酿诗歌的艰辛,诗歌第一次变成铅字的惊喜,独自一人面对群山的寂寥,厚积薄发的欣慰;凭借对生活的热爱,对诗歌的执着,终于回归诗坛,圆梦精神家园。

诗意萌芽 恩师鼓励坚定成长路

缘何写诗、爱诗?王德明不假思索:“爱诗是宿命。”一句“宿命”,便让他坚持一生。

读书时,因家境贫寒,秋冬时节赤脚单衣上学是常事。良善的语文老师江克文给王德明买来胶鞋,捂热的不仅是王德明的心,还有对文学的热爱。一有空闲时间,他就一头扎进各类文学书籍中。也正是丰富而广泛的阅读,奠定了王德明的文学功底,也点燃了他的创作热情。

在宜宾师范读书时,王德明开始尝试创作。首届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张新泉当时正在宜宾负责杂志《金沙》的编辑工作,一次王德明和同学拿着自己写的一些诗歌习作,一人啃着一个冷馒头从宜宾师范步行10公里去老城区的《金沙》编辑部,鼓起勇气请张老师指导。“老师身材魁梧却内心细致,对我们很是亲切,认真地看了我们的作品,并一一点评,还给了我不少鼓励。”谈及把他正式带上诗歌之路的恩师,王德明记忆犹新。

有了老师的肯定和鼓励,王德明写诗的心越发坚定下来。17岁那年,作品《夜歌》《深壑两边的崖松》和《水厂抒情》第一次变成了铅字发表在《金沙》上,让他很是惊喜。“那是我得到的人生第一笔稿费,整整5元。要知道,那时候一个月生活费才17块5啊!”王德明坦言,那是他第一次尝到诗歌带来的甜蜜,不仅有心灵的愉悦,还可以改善生活。从此,他越发热爱诗歌创作。

王德明和同样爱好诗歌的青年们一样,在诗歌的世界里,朝气蓬勃、意气风发。“物质贫乏的年代,几个人围着一碗萝卜汤,就能谈诗论道,快意人生。”回忆往昔,王德明感触良多,“尽管那时候写得多,发得少,但诗歌带给我的尊严,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从此爱诗成瘾,戒不掉,即使在人生底谷,也是靠着老师教给我的这支拐杖支撑着。”

扎根基层 百味人生培育诗意沃土

从师范毕业,王德明先后被分配到白花、王场等地的中小学任教。曾经的意气风发被现实击垮,让他一度陷入情绪的低谷,不知何去何从。爱好与职业、理想与现实的冲突,让王德明忍不住提笔向恩师倾诉。“踏踏实实生活,人生不仅仅只有诗歌,还有我们脚下的路。”张新泉很快回信,并送给他一本诗集《宿命与微笑》和赠言“我们一生的努力,就是向宿命微笑”。

品读老师的诗集,听从老师的教诲,王德明的心慢慢沉淀下来,开始认真教书,安心读书,细心观察,用心体验,静心写诗,踏实生活。他一步一个脚印,先后考进教育学院中文系、西师研究生班学习,并被评为全省优秀教育工作者。同时,他所写的诗歌见诸《当代诗歌》《工人文学》《星星》等省内外刊物。命运总是青睐勤奋者,几十年打拼,他从泥泞的白石乡、左家坝、白花场走进县城,并在这个城市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坐标。

“没有诗歌的支撑,灵魂早已变为了杂草。”对于乡间教书的过去,王德明认为这是生活赐予他的一笔宝贵财富,正是因为这段积淀时光,丰富了他的人生阅历,培育了他诗歌创作的土壤。

回归诗坛 佳作频出抒写家乡美

到县城后,王德明先后供职于教育局、县委办、宣传部。2011年6月,他担任宜宾县文化局局长。他深知文化强县不仅需要高楼大厦,更需要创造优质文化产品来服务人民。于是,他组织成立创作小组,自己带头创作。重回诗歌现场,他发现自己差距巨大。怎么办,创作没有捷径,只有多读多思多写。车上、枕边、办公桌上,旅行包里都有书刊相伴。三年恶补,慢慢找回了诗意、语感和敏锐。

“把我曲折的命雕刻成二维码/算是我留给世界的最后一方印章/形状一定要刻成祖屋的窗棂/要镂空的,百年之后/就把二维码安放在我墓碑的正中/扫墓人一眼就能扫出阴阳两维的苦/扫完码后,不忍离去的那位/估计是我的亲人,也可能是我的仇人。”2015年初,网络上一则搞笑微信击中王德明柔软而敏感的内心,引发他对人生况味的诗意思考,写下了《我的二维码》。此诗发表后引起良好反响,并被中国作协《年度诗歌精选》选本收录。“如此好诗,只能换得我一声大叫:‘订货!’写得好就是写得好,不是因为什么才写得好。” 当代著名诗人伊沙更是毫不吝啬对此诗的赞扬。

2014年到2016年,王德明的诗歌创作呈现“井喷”:2014年4月他凭借《黑夜是一只口袋》《尝新》等30首诗歌当选中国诗歌网“2014年中国诗歌十大年度诗人”,他的诗歌也被更多人知晓和喜欢。诗歌之外,他还创作出方言话剧《荔枝红了》,获全市首届“五个一工程”奖。

“金沙江把一座山劈成两半/一边姓川,一边姓滇/从此以后/滇,摇橹过来卖烟/川,骑马过去卖盐”。读王德明的《川滇之间》组诗,浓浓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不少热爱诗歌的网友也一致给予好评:“诗歌的最高境界也不过于此,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

记录故土山川、描绘家乡民俗民情的诗歌,是王德明诗歌创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在他看来,养育了他的故土,就是他诗歌的精神原乡。因此,他要用手中的笔,心中的诗,为家乡歌唱。

作为英雄故乡人,王德明对赵一曼有着最深沉的敬仰。他不仅担纲修缮了赵一曼故居、新修了赵一曼纪念园,参与筹备并任话剧《赵一曼》总监,还用手中纸笔“接赵一曼回家”。他不仅深扎英雄故里白花镇体验生活,收集资料,还三次远赴东北,沿着英雄的足迹挖掘鲜活的一曼精神,最终创作出了800行叙事长诗《赵一曼》,由四川文艺出版社全国发行,并受到英雄亲属、诗歌名家、普通读者的普遍好评。

“这是我见过的写英雄人物最优秀的长诗之一。写英雄最忌空泛和说理,这首诗做得好,合理运用了细节,用细节抒情,细腻而扎实、感人。”鲁奖诗人、原河南省作协副主席马新朝在读《赵一曼》后给予高度评价。《解放军文艺》主编姜念光评价到:“近年,好的主旋律长诗少见,一是由于长诗的难度极大,二是由于主旋律本身也不好写。大作在这两个方面都达到了高水准。”赵一曼孙女陈红更是感慨:“毕竟是奶奶的家乡人,长诗不止是颂歌。更满带亲情,不止有崇敬,更有体贴和理解。所以,读来不仅激昂慷慨,常常热泪盈眶,也常常有感动与追怀不能遏止。谢谢麦笛!”

为加强与诗歌爱好者的沟通交流,提供一个与大众分享和白花诗人抱团提高的平台,更好地抒写家乡美,2015年11月,王德明和另外三个老家都在宜宾县白花镇的诗人创建了微信公众号“白花的白”,不定期推出作家新作。张新泉、李琦、刘立云等诗坛名家和广大诗歌爱好者们纷纷为此点赞。

“闲下来后,读书的时间就更多了,但愈读别人的作品就愈觉得自己眼界还不够开阔,表现手法还是老套,需要加强学习。所以现在每天上午读书,下午健身,晚上创作,争取立足宜宾这块土地,创作更多有地方特色的诗歌。”王德明坦言,他现在享受阅读和创作诗歌的过程,觉得享受诗歌比发表更幸福,因为无论何时,无论何地,诗歌都是他心中的女神和灵魂的伴侣。(王春艳 刘雪梅)

原文地址:http://np.jj831.com/html/2017-09/26/content_64167.htm

(编辑 余丽 责任编辑 方勇)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