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作家书事 > 正文
穿越历史的烟云看故宫 ——读《故宫院长说故宫》
文章来源:宜宾晚报 日期:2017-9-11 19:45:06

雨果说:人类没有任何一种重要的思想不被建筑艺术写在石头上。《故宫院长说故宫》的作者李文儒,系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曾任国家文物局博物馆司司长,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捧读本书,相当于重游一次故宫,而这次重游可多了几分淡定与从容,因为不必担心还差几个小时就会闭馆,不必忍受太阳的炙烤而无处躲藏。

书意欲使人从整体上把握紫禁城。作者写道:“如果不是对紫禁城了如指掌,就算是进去过三次五次,随意走在任何一个地方,也很难弄清楚旁边还有什么,里边还有什么。只知道另一边还有房子,还有院子;只知道期间弥漫着许许多多君臣、父子、兄弟、夫妇的故事;只知道从上看,从外看,从旁看的整体一统之中,有撕扯不清的内部纠结分散,复杂混乱,各自为政;只知道有外之内,内之外,上之下,下之上……”本书是用散文笔法写就的,既有对故宫历史知识的介绍,又有作者自己的所遇所感所思。它不是一本学术著作,倒更像是一本文学读本,充斥着浪漫抒情的笔调,如“在现在的紫禁城里,唯有当黄昏日暮,游客散尽,管理人员巡查、断电、关门、上锁,沉重又清晰的关门锁门声起落于千门万户的时刻,才仿佛真切地听到和感觉到来自那个年代的声音。那是一种足以把人心拽入历史深处的声音。”“紫禁城高高的灰色的城墙,紫禁城宽宽的绿色的护城河,紫禁城依依的黄色的宫墙柳,为什么能把紫禁城的拒绝与吸引,阻隔与亲近,鸣奏得如此有声有色?”

对待历史问题,这种笔调倒是适宜发挥,因为要想说清楚一件事物的来龙去脉是相当不易的,更何况是那些湮没在历史长河里的东西了,谁又能说得一清二楚呢?作者采用的判断、推测、假想的口吻,倒也不失为一种无奈又明智之选择。比如本书在讲述紫禁城窗户问题时,作者就洋洋洒洒做了各种猜想,以补史料之不足。紫禁城中的窗户上出现玻璃大约是在雍正时期,可是,玻璃窗户并未在紫禁城普及。作者猜想,紫禁城里的人用不了多久,就挑出了玻璃的不少毛病。比如,他们会说,在屋里做的事与在屋外做的事大多数时候是不一样的;他们会说,纸窗户上可以画窗花,可以剪窗纸;再则,也许皇帝们不愿意让自己的紫禁城过分奢华。紫禁城里的房子普遍采光不好,或许皇家的确是过于在乎装饰,而不愿理会采光问题吧?沈阳故宫亦是如此,就连皇太极的御书房也颇为晦暗,也不知道他是如何读书学习的。抑或是,玻璃太过明晃晃的,不利于皇权之维护。“距离足以产生高贵,神秘方可保持至尊。”都被外人看得清清楚楚了,哪还有什么神秘感,哪里还有什么君权神授?

皇权之维护,是以各种扭曲为代价的。不怪李文儒提醒人们:参观紫禁城仍然需要警惕被紫禁城图像隐性绑架,警惕被强大的紫禁城图像图像化为紫禁城图像中的一个移动的“新图像”。诚然,丘吉尔亦言:人造房子,房子也造人!(夏学杰)

原文地址:http://ybwbep.jj831.com/content/2017-09/11/039113.html

(编辑 余丽 责任编辑 方勇)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