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名人传记 > 正文
“保商团总”李国卿传奇
文章来源:宜宾晚报 日期:2017-9-1 21:34:16

喜捷闻人首数李国卿,说起李国卿,喜捷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李氏老宅所在地龙崩槽,被喊作“李家坡”,这一称谓延续至今。如今李家老宅已极度衰落,仅存的几间屋子也行将倒塌,我见到部分李家宅基已经种上了苞谷。但用巨石垒成李家宅基堡坎仍然坚实稳固。我于2011年曾和其子李仲龄做过访谈,了解到一些情况,李仲龄时年92岁。通过李仲龄的口述,参证李仲龄撰写的《先考传略》,可了解到李国卿生平概况。

■ 从出师不利到声名远播

李国卿(1894-1932年)七岁丧母,九岁丧父,上无兄姐,下无弟妹,孤苦无助。其终身从事的事业是办团护商。李国卿生得孔武有力,性情豪爽,讲义气。民国初年匪盗横行,喜捷人为自保于民国四年成立了20人的民团保卫队,李国卿为队长,队部设在场上南华宫,称为“棚子”。

喜捷保卫队出师不利,率队保护嘉定“虫儿客”溯岷江上行,在屯头溪被土匪抢劫去白腊虫担。“虫儿客”向喜捷民团索赔,李国卿畏惧逃匿,后经多方斡旋,才回来,仍当队长。

民国四年,李国卿参加喜捷河对门金城人吕超的护国军,任排长。民国九年,有土匪盘踞在喜捷对门丹山碧水寨子上,经常下山抢劫岷江过往船只。宜宾县政府曾3次派兵围剿丹山碧水,不仅未攻入寨门,而且自身伤亡惨重,就令喜捷乡保卫队限期肃清匪巢。李国卿受命后先派人侦查匪巢情况,然后从后山袭击攻入,匪首匪众束手就擒。李国卿民团的声名远播,遂扩充成员,延聘宜宾著名拳师马汤圆来喜捷教授拳技,此时喜捷民间持枪者也受李国卿节制。

■ 刘文彩的“西路诸侯”

民国十三年,刘文辉驻防宜宾,李国卿组织人枪充当临时兵源应召点卯。从此时至民国二十一年刘文辉部退出宜宾,李国卿实践了“我这百多斤朒朒都交给刘五(刘文彩)老师了”的诺言。为刘文辉在宜宾的“事业”尽心竭力,也取得了刘文辉、刘文彩兄弟的信任。李国卿系刘文彩的干亲家,叙南清乡游击司令部游击大队长、宜宾县西路督队长、第五区区团总、西路提款委员、学务委员、喜捷乡两级小学校长,宜宾义字袍哥清铭公总社社长,被人称为刘文彩的“西路诸侯”。李国卿从民国十八年起任宜宾县第五区团总,辖4乡(思波、喜捷、高家、真溪乡)、4团(成城团、固城团、庆星团、玉龙团)。宜宾县西路督队辖两个大队,五区为一大队,六区(辖蕨溪、古柏、泥溪、月波、箭板等乡)为第二大队。李国卿除掌握这两个建制大队外,还有一个手枪队和护商大队第四中队三个连,实际掌握1个团的兵力。

■ 岷江航道保商成巨富

二十世纪初,岷江一带水陆交通皆受滞于土匪,李国卿联合嘉定叙荣乐袍哥大爷张荣川保商,每年保费惊人,包括民生公司运棉纱木船的上下船只,得以安全通过岷江航道。不仅商旅请保,连来叙府、嘉定的外国人也请派兵保护,美国学者葛维汉(华西协合大学博物馆馆长)常来往于成都和叙府之间,即为常请保之人。民国二十一年南京中央大学德籍教授二人往峨眉山考察,也由李国卿派兵护送。当年刘文彩的一个兄弟伙文和笙曾向刘文彩建言:“招兵不如招安,经商不如保商”。李国卿在岷江上的保商活动,受命于刘文彩,保商利益的最大受益者是刘文彩。但李国卿也从保商中得到巨大利益,成为巨富。李家坡崩龙槽住宅大兴土木,十年修成雏形,耗资白银一万三千两。又从住宅大朝门修一石梯坎通道直接通岷江上码头,还在喜捷上场修建一栋二层楼房,作为李氏的别宅。

李国卿的声名在江湖上留播甚远,人们在岷江水步道上的石马溪、思坡场凉亭子、牛喜场“新观音”、高场正街、蕨溪场码头上为他立了刻有“除暴安良”“捍卫桑梓”“闾阎干城”等字样的功德碑。

■ 38岁时遭下属枪杀

民国二十一年“二刘之战”,刘文彩撤离宜宾时,李国卿亲自随轮护送,至犍为西坝,与贴身侍卫蓝光清经清水溪乘船返乡,在蕨溪登岸,李国卿任西路督队督队长的下属蕨溪乡二大队长吴炯成曾在宜宾城中北园茶社被李国卿当众斥责,怀恨在心。见李国卿靠山已去,遂将李国卿枪杀,李时年38岁。关于李国卿被杀的经过,喜捷的老住民提供了一些细节,与流传的版本不同。喜捷下场95岁住民彭树云说李国卿一进吴炯成的队部,吴即令将其捆绑,其时李国卿已是菜板上的鱼肉,不得不低头,遂下跪求饶,吴炯成不为所动即下令枪杀李国卿于蕨溪场口的斑鸠石。

李国卿死后,喜捷仍掌握在地方闻人手中。当时喜捷袍哥有五大公口,啥子都管。今年90岁的喜捷上场住民刘世珍讲了这样一件事,民国32年,刘世珍在上场开了间药铺“福泰堂”,喜捷张天德两口子扯筋,他的婆娘王氏到“福泰堂”药铺里赊了两个铜元的藤黄,说是买回去毒耗子———结果自己吞了下去,张天德将中毒的婆娘抬到“福泰堂”理论,袍哥“礼德志”公口的“大爷”赖海廷见到说:“你和人家闹啥子?钱都没有拿,把药钱付给人家。人家卖藤黄给你,又没有叫你拿来吃!拿个鸭苦胆给她吞下就是了。”吞下了鸭苦胆的王氏,翻肠倒肚的吐,也没有死成。一件大事就遭赖海廷化解了。

袍哥在场上势力大,但团正黄世模却不是袍哥头目,也没有再干保商护路的事,无非是“保境安民”罢了。他和犍为盐船上的船夫起纠葛,船夫不认识他,打得他捡不起来,从上码头上抬回家。犍为盐船上的人都来声援,从上码头到下码头停了几十条船,黄世模调动乡丁要动粗,船上的人提起桨脚相向,双方就这样对峙着。后来还是宜宾县的县长来调解下去的。人家说,黄世模对人处事比李国卿差远了。

我在喜捷了解到整个民国时期都没有发生过棒客“哈街”的事情,喜捷闻人李国卿鼎盛期如此;其死后仍是如此,余威尚在嘛。(凌受勋)

原文标题:[岷江上的水码头喜捷(三)“保商团总”李国卿传奇 ]
原文地址:http://ybwbep.jj831.com/content/2017-08/31/038799.html

(编辑 余丽 责任编辑 方勇)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