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本土作品 > 正文
翟礼湘:童年之乡村美味
文章来源:宜宾晚报 日期:2017-8-10 20:47:29

■ 烧红苕

小时候,物资匮乏,没有零食可餐。

放学归来,早已饥肠漉漉。

惟只望满是悬念的灶膛中,母亲的心意已经煨熟———期盼的烧红苕,在灰火中正喷发出苕香……

我们抓起红苕来,一吹,二拍,三揭皮,四闻其香,开始享用。吃烧红苕的口诀,已经沉吟如歌。

我们感受红苕味:一香,二甜,三爽口,四食融融不腻,津津有味。那是饥饿时的佳食,更是童年记忆里温馨的自然食源。

我们在吹拍中,品位生活。

我们在香甜里,咀嚼童年。

我们在氤氲中,思念亲情……

老农的谚语:“红苕本姓张,煮的没有烧的香。”堪称经典。

烧红苕啊!温暖了童年,温饱了童年,温馨了童年。

烧红苕啊!储藏了亲情,储存了记忆,沉淀了乡愁。

哦,人生易逝,什么都可能消失。可烧红苕的风味,己成记忆中的美味名牌,难以忘怀……

■ 钓爬海

摘一根茅稗,捉一只啄母子(蝗虫),在稗草尖上拴起。一根“钓竿”就做成了。

然后急切地走进小溪,寻个鲜活之蟹洞,将欲望“钓”起。

屏息而至。把串有啄母子的茅稗梗儿在洞穴口鼓捣,发出沙沙声响。须臾,爬海闻声而动。美食在前,岂有不动之理?

那是一点点诱惑,一点点驱动。外面,则是一份期待,一份焦急。终于,爬海被诱惑上钩,用大钳儿夹蝗肉欲食……刹那间,竿梗子猛然一拖一甩,就将它拽了出来。眨眼间,爬海便成我们的瓮中之鳖。

此时,一种欣喜和收获,无以言说。

然后回家,折一片南瓜叶,将爬海包裹其中,用毛兰线绑扎好。再扔入大火熊熊燃烧的灶膛里,让“爬得过大海的”爬海去爬不过灶膛。

我们,一心等待。看鲜绿的南瓜叶变成焦糊样,外褐内熟。我们的喉咙里急切地伸岀了手。然后掏出掰开,一股蟹肉鲜味热腾腾扑鼻而来……金黄的爬海,让人欲罢不能,急忙入口尝鲜……

哟!啥味道?!你猜?

真是的———难以磨灭的爬海味道。

注:川南故乡人称螃蟹为“爬海”。

■ 蜂儿子

一罐野蜂窝,公然毫不隐蔽地筑在屋檐下。

这蜂巢,如坛似罐,绝对精致。可惜野蜂们选错地方。整天无数野蜂飞进飞出,好不令人惧怕!

办法总是人想的。

那天,大人们搭梯而上,举一把稻草火一烧,顷刻就将成年蜂驱赶灭光。剩下一窝蜂儿子,在巢础穴内蠕动。它们此时以生命的灵性呈现,以幼蛹的姿态浅鸣。

大人们,盯着这些头上有黑点而通体白亮的蜂儿,相逢着一盘下酒菜,欣喜万分。急忙把它们请出家,往灶膛添几把柴草,再向锅内倒点花生油,直接将蜂儿油炒……三下几铲,锅上金黄一片,一缕缕蜜香肉扑鼻而来……

真是:闻香浓浓添美味,见食郁郁增奇肴。

然后,面对已经成为美食的蜂儿,大人们斟一杯苕干或蔗皮子酒,高兴地把酥香下酒。我们踮脚而上举箸而尝:酥脆、香浓、爽气、回味绵长。

这盘高级野味,现在回味起来,仍历久弥新。

■ 老木虫

一条条虫,长在枞木、青杠里。它们,或许就是毛毛虫之化身,与成虫以诗之语言絮语。

看上去,白白的,胖乎乎的,给人以憨态显现。

有一天,木头成为柴火薪。不经意间,老木虫被斧头剔劈出来,在滑稽的蠕动中吸引住我们稚嫩的目光!

那年代,还不知其是高蛋白。但父辈们告别我,那是一样可口的美味。

我们想,它们多么想回到木头中去,过那舒适而静寂的时光。

但,迟了。

这冬天很冷。我们都提着一个温暖的烘笼儿,让柴火灰烤热冬天。就是这个用竹篾编的瓦钵儿,为我们寻觅了新颖鲜美之味。

乃是:木中滋生自然菜,童年里乐趣横生。

取一根细竹棍子,拨开烘笼里的柴灰,再吹几口热气。待内木炭火星四溅,夹几只老木虫,直扔至热火中烧烤……一股儿香气在蠕动,一缕缕霜黄在惊讶。而最终,我们迎来的是无法说道的老木虫的特色烤香!

香味浓郁,酥软无比。

这一人生味道,乡愁深深,历经几十年,仍在我口中存留……

原文地址:http://ybwbep.jj831.com/content/2017-08/10/038186.html

(编辑 余丽 责任编辑 方勇)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