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本土作品 > 正文
侯春燕:老孟
文章来源:宜宾新闻网 日期:2017-8-8 22:34:04

要说老孟疯了,好像不合适,老孟该下地下地,该赶场赶场,每天一大早起来,老孟蹲在门前给躺在床上几年了的老伴熬药,一只破沙罐,两把枯树枝,烟熏火燎的,老孟一点怨言都没有。

  要说老孟没疯,也不合适——谁要进老孟那破草房,老孟竟然管人要通行证!

  这不是疯了是啥?

  从县城回家,老孟就或口头,或电话告诉众邻居,众亲戚,来他家,得有通行证。没证,不得入家门。

  贼娃子都不光顾的破房漏屋,进入还要通行证,笑掉大牙。大家说,不是疯了,是咋的?

  没人理老孟。鸡来,鸭来,鹅来,甚至一条从猪圈跑掉的猪,见老孟家墙矮土院,也如到了无人之地,这儿拱拱,那儿噜噜。

  天黑,禽该回笼,畜该归圈。可回笼归圈的鸡少了,鸭少了,鹅少了,猪少了。于是,找鸡,找鸭,找鹅,找猪,找到老孟家。

  老孟家的看门狗大黑汪汪叫。

  老孟,把狗拴到,我来吆鸡(吆鸭,吆鹅,吆猪)。来人喊。

  往常,不用喊,老孟早把大黑呵斥住了。这天,老孟坐在屋檐下,笑咪咪地叭着叶子烟,泰山似的,稳坐不动。

  老孟,聋了啊。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邻里,说话直接。

  老孟喷出一串烟圈。

  老孟,你疯球了啊,看老子几脚把大黑踢死了哇。

  哈哈,好,借你十二个胆子,把这狗日的踢死,还节省我一瓢饭。老孟说着,走出院门,往人手中塞一张硬片片。

  硬片片便是老孟家的通行证:纸箱材质,穿根麻线,上面写着每户人的名字。

  记到哟,下次来我家,凭通行证进入啊!老孟摸着大黑的头,追着人说。

  疯球了。众邻里骂。疯球了。众亲戚骂。

  偶尔,大黑被老伴或儿子呵斥住,老孟仍伸手管来人要通行证。疯了。老伴骂老孟。疯了。儿子骂大黑。但,老孟当家,大黑看院,骂也没用。

  疯球了。镇长骂老孟。

  腊月尾,老孟屋外的小路上,来了一群人。前面的人扛着摄像机,后面的人提着油、米、被。

  近几年,每年腊月尾,老孟家都会来这样一群人。

  老孟家的看门狗大黑汪汪叫,扑向人群。半人高的大黑,龇牙裂嘴往人一扑,三魂得掉二魂。一时,人的惊叫声,狗的汪汪声,混杂一起。

  老孟,把狗拴倒,县长来看你了。混乱中,人群里有人喊。

  喊话的是镇长。

  往年,不用喊,老孟早迎出院门了。这天,老孟坐在屋檐下,笑咪咪地叭着叶子烟,泰山似的,稳坐不动。

  老孟,聋了啊。镇长气势凌人,说话直接。

  老孟喷出一串烟圈。

  老孟,你疯球了啊,看老子几脚把你狗踢死了哇。镇长忍着性子。

  哈哈,好,借你十二个胆子,把这狗日的踢死,还节省我一瓢饭。老孟说着,走出院门,手往镇长跟前一伸:通行证!

  啥子呢,通行证?老孟,你搞啥子鬼名堂?

  啥子名堂,规范管理嘛,国有国的管理,家有家的规定。来我老孟家,欢迎,但,通行证拿来。老孟又喷出一串烟圈。

  老孟,你真疯球了啊?

  没得通行证,那你们把这张表填填。老孟把一张纸塞给镇长,又坐回屋檐下。

  镇长一看,骂,疯球了。

  纸上写着:来者何人,来老孟家干啥子,找哪个,坐好久。

  纸张在人群中传递,所有人都笑。

  县长没笑。他掏出笔,一一填好,捡了块泥团包着,抛给老孟。

  老孟戴上老花镜,一字一顿地念:县长一行10人,来老孟家送温暖,坐60分钟。

  县长啊,请你改天来哟,我今天要去赶场买年货,没时间接待你。说完,老孟又摸着大黑的头,说,大黑,守好门哟,没通行证,一律不准进家!

  一群人傻了似地,看着老孟背着竹篓,拗着烟杆,扬长而去。

  镇长紧跑几步,老孟,你硬是疯球了,敢晾县长!

  老孟回头,喷出一串烟圈,笑,说谁疯球了,兴你们单位搞通行证,凭什么我家,闲杂人员就可随便进入?

  县长把镇长拉住,说,他没疯,是我们疯球了。

(编辑 余丽 责任编辑 方勇)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