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本土作品 > 正文
何盛龙:糊涂账
文章来源:宜宾晚报 日期:2017-7-27 21:01:05

舅舅说,我们不差钱,这你清楚。他接着又说,不是钱的问题,是看不得土地放荒;土地荒了,心也就荒了。你表兄他们不懂,他们只知道他们有时候干一天,相当于我们累一季。但账不能那样算。

许久不曾联系的表兄,忽然老远的来了电话,劈头就说,麻烦你抽个时间,去劝劝你舅。

表兄一家子都在外地打工,据说混得还挺不错 ,儿子开了公司,房子车子票子样样不少,就是少了一样———时间。因此,难得回家,撂下舅舅和舅娘二老在家留守。也不是表兄不孝,有一年春节过后,他也曾把二老天远地远地接过去,结果二老住了不到半个月,齐嚷嚷着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不习惯,要回家。表兄无奈,订好卧铺火车,送到车站,再三叮嘱:田头土头千万不能再种了,快八十的人了,累出毛病来多的事都出来了。舅舅舅娘满口答应,辗转回到家里安生下来。

只一条,送了人的责任田地,又好说歹说作揖打拱地收了回来。

表兄通过他人之口得知这一消息,已经是三个月之后。那时,舅舅舅娘已经偷偷把秧子都栽下了,地里的苞谷,也齐刷刷抽出了粉红的天花。

表兄电话里做了问询,问是不是钱不够用了,要土里刨食了。舅舅舅娘不敢争辩,窃窃地承认不是钱的问题,种点地,权当城里人出门锻炼。表兄话锋一转:今年就算了,下不为例!

舅舅舅娘在电话这头,像做了天大的错事,相对苦笑。

然而没有下不为例。到了下年,照种不误。

表兄知道天高皇帝远,自己的话不管用。于是换了策略。电话由表嫂打。表嫂在那头,对舅舅舅娘说,晓得家里开支大,今年的养老钱,我们比往年翻倍打你们卡上了;我们在这边开了家庭会讨论,决定出台一个奖励政策,你们少种一亩地,奖励一千三百块钱,成不?舅舅舅娘在这边,哑口无言半天,还是舅母说,晓得你们心疼我们。要得,少种点。

结果呢,依旧满栽满插,不落半锄。

我偶尔会去看看舅舅舅娘。只要不是大风大雨,几乎都只能在地里找到二老。

我是不会向表兄打小报告的。舅舅舅娘信得过我。表兄有时在电话里,也有责怪我的袒护纵容之意。

这一次,不知表兄又要我去劝什么。

表兄说,你不是搞财政的吗,会算账,你就去给他们算算账。

转天,我不负所托地去了舅舅家。因为是雨天,舅舅舅娘在家,两个人打对对和(一种纸牌)打发日子。

我坐下来陪他们一起打。

打着打着,舅娘忽然反手扣了牌,想起来问我:“你是来给我们算账的吧?你表兄说要找你过来给我们算账,我们有啥账要算?”

这一问,我脑子里自然而然地回放起,毒辣辣的太阳底下,舅舅和舅娘挖地、育苗、移栽、挑粪、施肥、打药、收割的情景,两个年逾八旬的老人,面朝黄土,躬腰驼背,挥汗如雨……

我出着牌,慢条斯理地问舅舅,种一亩田,一年的收成能有多少?

舅舅说,顶天了,一千二三。

我又说,那纯收入呢?

舅舅说,要看算不算人工,除开人工,就没有纯收入;收成不好的年辰,可能是补锅匠摔跟头———倒贴(铁)。

舅娘大约已经听出了门道,抠着牌说,合着你们这就是在算账吧?

我和舅舅便相视而笑。舅娘也笑。

舅舅说,我们不差钱,这你清楚。他接着又说,不是钱的问题,是看不得土地放荒;土地荒了,心也就荒了。你表兄他们不懂,他们只知道他们有时候干一天,相当于我们累一季。但账不能那样算。

我的心里,忽然明白了。

舅舅不糊涂,但舅舅算的的确是糊涂账。没有收益的劳动,还有必要坚持吗?我想到了很多乡下留守老人,包括我的父母,他们也和舅舅舅娘一样,活在他们的内心世界里。

原文地址:http://ybwbep.jj831.com/content/2017-07/27/037780.html

(编辑 余丽 责任编辑 方勇)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