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养心美文 > 正文
天池荷花今何在
文章来源:宜宾晚报 日期:2017-7-6 20:10:34

宜宾公园,以天池赏荷,翠屏登高,流杯把盏而最有特色,为世人所倾倒!而今,天池赏荷也不复存在了,且不惋惜!

前几天看稿,看到诗人写的荷花诗,心里也不勉骚痒起来,忽然之间得了一句“五月荷花水上香”。写了之后,心里又似乎没有底了。这荷花到底是五月开呢?还是六月开呢?于是搁笔想了很久,对呀!“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想来,诗人笔下的西湖荷花六月才开,那宜宾天池的荷花是不是也应该六月才开?也未。心想,那天去天池看看,证实一下。

事也有凑巧,有同学从美国回来了,说是要请同学们聚聚,地址选在荷花盛开的天池。这同学也是够诗意的,邀请大家观赏荷花。我暗自窃喜,是说磕睡来了,刚好遇到枕头。

要说宜宾天池的荷花,却是历史上就很有名的了,那也不是吹的,唐代诗人韦皋有《天池晚棹》诗为证:

雨霁池塘生意足,花开谁咏采莲曲。

舟浮十里芰荷香,歌发一声山水绿。

春暖鱼抛水面纶,晚晴鹭立波心玉。

扣船归载月黄昏,直至更深不假烛。

唐贞元初,韦皋代张延赏为剑南西川节度使,在蜀二十一年。任职期间,创筑戎州土城,开都督府于三江口,今宜宾市城区,戎州人为纪念他,为他立了《韦皋纪功碑》。天池在宜宾城西十里,韦使君到天池夜游也是很自然的事,也说明那时宜宾天池就已是很有名的游览名胜了,而名胜之所在,实与天池赏荷有关联。

唐代时,天池的水面很宽,韦诗中说得很清楚:十里芰荷。十里天池,现在只剩下十分之一都不到了。韦使君经略四川的时候,可以想见天池十里荷花是个什么样子的盛况啊!历代围池造田,围池垦荒,加上湖泥淤塞,也就成了天池现在的些微水域了,要说现代人更应该珍惜才是。

本该乘10路车直接到天池,看站牌22路公交车也到天池,结果是病乱投医,22路车却只能在当地人说的外天池下车,隔内天池还有很长一段步行距离要走。这段小路是不规则的田间小路,据说在解放初期,这外天池的农户也种荷,一到夏天,也是满田荷香。改革开放后,外天池有些也被征用建房,当年的满田荷香代之以高楼大厦,烟塔林立,天池也随之慢慢萎缩了,凋谢了,多么好的生态绿池啊,真是太可惜了!

内人先到天池,见我还站在天池大门前欣赏陈开益先生的对联,不高兴地说道:还看,同学们也等久了,要开席了。随同内人走进伴荷轩,东道主同学接着:看嘛,荷花也没了!等你们白跑一趟。

咋个没了?说是被鱼儿吃了。这鱼儿也是太可恶了,居然敢吃荷花?我想要是天池真没有了荷花,那天池很多人文景观恐怕要重新置换了。

先说对联,天池大门上陈先生的对联不能成立了,天池没有荷花,你咏什么荷花?观莲亭、水云亭的对联也是,既也无莲,何也观之?亭名应改。不只观莲亭要改,还有很多建筑物名字都得改:像莲芯桥,亲莲池,赏荷轩……我们现在将要进餐的伴荷轩也得改,没有荷花,何也伴之;没有荷花,何以亲之;没有荷花,何以赏之,没有荷花,何以御之?

宜宾公园,以天池赏荷,翠屏登高,流杯把盏而最有特色,为世人所倾倒!而今,天池赏荷也不复存在了,且不惋惜!

但我总以为同学们在说玩笑。因我之来,是想看看荷花是几月正开,以确认我的诗句的充实。酒酣饭足之后,同学们约修长城,我却说要去赏荷。

是日烟雨濛濛,我撑起雨伞,向莲心桥路走去,远山隐隐,杨柳依依。天池在细雨濛濛之中更多了一层诗情画意。想往年,但逢下雨之日,我都会自个撑起雨伞,独自乘车来天池雨中走走,以消遣处身人世艰辛之后的疲乏。对着细雨中的荷花,满满地长舒一口新鲜空气。那空气是幽幽的带着一层层雨丝的,带着荷花散发出来的清香的,使人欲吸之而后快!

而今,站在天池中心的莲芯桥上,哪里有荷?哪里看得见荷?哪里是昔年雨中的光景?天池没有荷花了,天池的荷花已经被天池的鱼儿吃了?天池的鱼儿是太可恶了!

走下莲芯桥,来到亲莲池畔,这里是我常于细雨之中撑伞赏荷的地方,现在池中没有了荷花,于只有站在亲莲池旁,望着清清的光光的满池湖水欣赏亲莲池写给游人的自我介绍:

“……而今,天池一片清澈,荷花更加清新可人,为游客展现出了‘接天莲池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美丽景象,馨香馥郁,令人心旷神怡,是市民假日休闲放松身心的最佳场所。”

这是天池荷花以前的广告。

可惜而今荷花没有了?谁之罪过,说是鱼儿的罪过,是么?偌大一个园,空空如也。我想,这没有了荷,大约访客也就少了。恰在此时,我听见有人正为天池的鱼儿辩护。

那是一个老年游客与一骑摩托的青年人正在对话。

老年游客说:请问一个事情,今年天池的荷花怎么一朵也没有了?

年轻人道:“荷刚出芽时,就被鱼儿吃了。”问:“往年没吃?”答:“今年鱼儿长大了。”老人大怒:“怪事!我都七八十岁了,从未听说过鱼要吃荷芽的。况荷茎满身是刺,鱼欲远离避之而不及,不然,鱼鳞被毁,鱼焉得存?一定是那些心存杂念、想净池养鱼的干的好事!天池荷花,自唐代而有之,且可一朝被废,以负世人欣赏之思!太不像话了!”

年轻人听之不妙,急急登车而去。老年游客余怒未息,久久责声烈烈,余亦为之惊诧!

是的,那鱼儿就算吃芽,怎么就能吃得一枝不存?这也未免使人匪夷所思了。对于刚才老人对原罪的辩护,实为钦佩,兴叹之余,仅以四句作结,以望观风者明察之。

五月荷花水上香,荷花今日少枝扬。

千刀莫剐鱼儿恶,放逐金沙发大江。

斯有是文,别无他意,望还以天池荷花,供人观赏,足矣!(润草)

原文地址:http://ybwbep.jj831.com/content/2017-07/06/037147.html

(编辑 余丽 责任编辑 方勇)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