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本土作品 > 正文
唐晓春:丹山情缘
文章来源:宜宾新闻网 日期:2017-6-26 21:34:43

   洒家不是地道佛徒,但相信缘分,而且,经常被一些偶然相遇的善缘深深感动。

洒家以为,越是天远地偏,越有惊喜发现。叙永县,处于云贵川三省交界处,称为鸡鸣三省的“边城”,自古就是夜郎古国域内、罗氏鬼国所辖、水西土司盘地,在此修行三载,深感古韵悠然。那年的三月,洒家和几个挚友到叙永县丹山的十二门踏青。初春时节,春暖乍寒,早上在县城还寒意未尽,上山以后却是另一番光景,阳光普照,众人一边走一边开始宽衣。

茶之缘

踏青不是为了去见某座山、某个寺,也许,仅仅为了呼吸一种陌生的空气,与小草对话,与白云谋面,让山风抚摸面颊,让躁动的心变得安定一些罢了。

兴致勃勃的一行人,一会儿行走在乡村公路上,一边唱歌,一边说笑;一会儿穿行在田埂边,摘野花,采鱼腥草。

途经一片茶场,三四个茶姑戴着草帽,正在整齐的茶树间采茶。生在攀枝花的军弟饶有兴致的走入齐腰高的茶树丛中,学着茶姑一起采茶,结果不是短了就是长了,或者将老叶当新芽采了。

何兄在一旁调侃:小妹妹,你就手把手的教教帅哥吧!乐得茶姑噗嗤发笑。

军弟讲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他煞有介事地问茶姑,你们听说过最好的茶叶是怎么采集的?他自圆自说,最好的茶叶是在清明前含阴笼雾的早上,由未解人事的少女赤脚进入茶林,不能用手采茶,必须用口,也不能用牙,只能用嘴唇衔取刚吐露的嫩芽,这种茶叶制成的茶,才是极品。军弟一边说,一边还做起了示范。

何兄马上说道:如果我是女人,下辈子我也变成茶树,为了你那一吻,值了。

旁边几个茶姑听了,笑的更欢,而且,笑出了一脸红晕。

何妻小芳补充一句:你想变茶树,下辈子老子就变成柴夫,专门砍你娃!

一位茶姑主动热情地邀请我们到她家去品尝今年新出的明前茶,于是,她带着我们来到附近的一个农舍,为我们每人泡了一杯丹山春芽。看着茶杯里的翠芽一根根竖立在水的上部,然后慢慢地、陆陆续续地开始下坠到杯底,就像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让人的心情也慢慢平静下来,还未喝茶,满屋已经清香四溢了。

军弟品尝了一口,连声赞叹道:好茶,好茶!

何兄又开始调侃:干脆老弟你就在小妹这里做上门女婿,天天都有好茶喝。

茶姑笑眯眯地红着脸,大方地说,要得,要得,到时我天天给大哥你泡好茶。

军弟哈哈大笑,临走时,没有忘记买两斤丹山雪芽。洒家也感念此种机缘,合掌道:一杯春露暂留客,两腋清风几欲仙。有点“回味”的东西才好,有缘!有缘!

鱼之缘

快到十二门时,经过一方水塘边时,太阳印在水里,泛着游动的亮光,走在前面的何兄和军弟突然惊叫起来:鱼!鱼儿跳上岸来了!原来,两条鱼儿从水塘中跃起,正好落在他们俩经过的道路边。

众人上前一看,两条二指宽大的鲫鱼,活蹦乱跳的在路边的草丛中闪着鳞光。惊喜之余,大家不知该怎么处置这两个不守规矩的小家伙,有人说拿回去喂养观赏,有人说中午做成鲫鱼汤。洒家突然慧心大发,妄猜这又是一缘,是两个有心的精灵在此修炼了五百年,就是为了与你们两位帅哥见面,今天终于等到了。

听了洒家这话,何兄和军弟开始彼此谦让起来,都说鱼儿是来见对方。很快,两人不约而同的蹲下身子,用手轻轻的捧起小鱼,像两个虔诚的圣徒一样,小心的将两个精灵捧到水塘边,“噗通、噗通”,两尾小鱼跃入了水塘,激起两朵水花,把水中恍动的太阳激荡成许多粼光。水面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但,激荡在岸边众生心里的浪花,却一直未能平静。

何兄看着重获自由的鱼儿,蹲在水塘边发呆。

突然,身后河东狮吼“推你娃娃下去,让你和小鱼儿一起算了!”原来,何兄之妻小芳已经醋意大发了。

洒家笑道,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山之缘

远眺丹山,如一道秀丽屏障,屹立于叙永县城东南方向。走近后才发现,丹山其实是横贯东南的一个山脉,十二门以上的山峰才是山上之山。站在距离十二门还有几公里的山丘上,向十二门方向望去,丹山的丹霞地貌盛景就一览无遗,半山脚下,山峦起伏,修竹依依,松林叠翠,茶山碧绿,一尘不染,梯田如镜,古道蜿蜒,阡陌交错,几只白鹤在树梢上滑翔,青瓦素墙的农舍星罗棋布,方圆几公里的十二门,可谓一步一美景。十二门上的丹山主峰,更是上天的神来之笔,上百米高的一块块排列有序的丹霞巨石魏然耸立,在晨光的照耀下更是堪比红霞,山顶上覆盖着茂密的原始森林,山崖上点缀有野花异草、枯树老藤,白云如纱环绕山腰,一股山泉从山顶一个垭口处飞泻而下,直落山底,形成一条长长的白色水带,在山脚处形成一团团升腾的水雾。峰峦之间隐隐约约弥散着梵钟清音,加之山上有玉皇观为道教圣地,山下有定风山寺为佛教庙宇,这一切,宛如一幅泼墨重彩的国画。

站在定风山寺看周围,景色极佳,后有丹霞山之耸立,前有红岩坝之茂林,寺藏于山水之间,有武夷之灵气,含衡庐之幽清,无都市之喧嚣,多返璞以归真。一行人站在寺庙外,清风徐徐,放眼远望,一座座山丘此起彼伏,让洒家这个粗人也有了一种玉树临风、超凡脱俗、仙风道骨的感觉,更何况何兄和军弟这样的俊男帅哥兼高人雅士。从攀西高原来的军弟,用标准的普通话感叹到“深山藏古寺,美哉,丹山!”这时,寺庙传出悠悠钟声,在丹山绝壁间回响,来自剑门蜀道的何兄赞叹到“丹霞传梵音。壮哉,丹山!”两位雅士出口成章。久居穹窿复地威远的洒家却望着身后的绝壁浮想联翩:“若站在主峰上向下看,那一定是‘一览众山小’,站在山下看高峰才会有敬有仰。”注目间,从此见山不是山。人生的哲学,有时就是换一个角度看世界而已。

大家来了劲,一会儿对定风山寺追根溯源,一会儿对十二门寻根问底。从住持那里了解到,定风山寺原建于唐代,文革中毁于一旦,前些年,一位当地的实业家、十二门酒店老板、善人万明达捐资修缮。而十二门地名的由来更有禅意,因丹山主峰山形如几扇大门,而佛教中有一典籍《十二门论》,书中分十二门(章)专门解释大乘空观,因此“取其形,合其意”而得名。

在定风山寺内有一副对联,上联是:取静于山寄情于水,下联是:虚怀若竹清气若兰。何兄之妻小芳欲念诵对联,却被其中几个草书字难住了,想请教何兄。何兄调侃道:以前叫你认真读书,你说你要喂猪,现在露陷了吧。何兄之妻小芳反应极快,马上反唇相讥:叫你来帮忙,你娃来拆墙;你妈叫我去喂猪,你要叫我去读书,结果猪也没有喂饱,把你喂肥了。当过教师的何兄也只好甘拜下风,无言以对,众人大笑不止......

转眼几年过去了,几位挚友也因工作原因相继离开了叙永边城各奔东西。朋友有聚有散,但,那幕丹山情缘的念想,却永驻于心了。

(编辑 余丽 责任编辑 方勇)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