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本土作品 > 正文
何盛龙:用心走路
文章来源:宜宾晚报 日期:2017-6-15 20:58:51

有一段时期,我重复着走在佛耳岩山腰间的石板路上,身披着金色的夕阳,地老天荒。那时我曾仰天喟叹,一辈子这样来来去去,何时才是尽头?殊不知几十年转瞬即逝,衰草连天的老路,早已煙没在岁月的深处。

有些路,只能用心去走了!我在忽然之间,激活了这个意识。

此前,用心走路的时候,或许真的不多。大人们的耳提面命,倒是言犹在耳,但用的是专心,不是用心———专心走路,看好脚下,安步当车以防意外发生。我也承接传习,用这样的老人言,提醒我的女儿,和现在根本“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外孙。五岁以前,小外孙懂得运用法宝,因为怕摔,所以撒娇;过了五岁,忽然就长大了,自己走路,即使摔疼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能不流出来,尽量强忍着。

孩子们的路,比我做孩子时走的路,要好走了许多。或者说,就算他们愿意走,也走不上我们走过的路了。大约,这便是世道沧桑!

我在犹存的现道上独自行走,幡然悟道。这幡然的悟道,不免又生发出些许的遗憾,乃至怅惘来。

远去的风景,迷醉在远逝的流年。那些风景,原本只属于某些人,某些时段和某些路径,没法置换。到如今,或流失在丛生的荒草间,或消逝在延展的马路上。

从前没有马路。马路只是我们憧憬和向往的存在。有一段时期,我重复着走在佛耳岩山腰间时而断头的石板路上,身披着金色的夕阳,地老天荒。那时我曾仰天喟叹,一辈子这样来来去去,何时才是尽头?以我的木讷,竟然奢想不到,这脚底下的变化,也真会日新月异。殊不知几十年转瞬即逝,杞人之忧犹在昨日,衰草连天的老路,却早已煙没在岁月的深处。每每往返于后起的马路上,要么忘却了曾经的老路,要么辨认不出哪一条岔路口,通往曾经。

原来开辟,同时也伴随着抛弃、掩盖和毁灭!我们掩埋了迤逦老路,路边的风景,以及野草闲花点缀过的逸致闲情。

再原来,回不去的,岂止道路本身。

心中的路,和定格在路边的风景恒在。但路不再古老,心不再年轻。路断而心荒,说不清到底路先断,心再荒,抑或路未断时,心已成荒?

如今有两种反常的现象存在,本应该走路的乡下人,不爱走路,喜欢出门就坐车,而城里人却爱上了走路,黄昏或者夜幕下,所有的道上,莫不都是走路的人。生命在于运动,乡下人终年处于劳动状态,不必藉走路以期延续生命,城里人为了长寿,却不得不迈出“匣子”,游走于城市道路之间。不知不觉地,从前人人望而却步的走路,已然悄悄更新了功能。

心若在,路就在。诚然,不管世道如何变迁,路始终都在脚下。寻常的走路,犯不着“用心”。我偏偏是个易致身份概念模糊化的“弱智”,在城头生活了二十年后,仍然只有把心灵安放在山水之间,才会获得舒展和安宁。几乎在每一次脚履乡土时,心都会不听使唤地回归旧路;独自淡定在病态的漫步中,舔舐忧伤与彷徨;那些救赎的回放里,不期然便点燃了一炷,幽幽的心香。

原文地址:http://ybwbep.jj831.com/content/2017-06/15/036459.html

(编辑 余丽 责任编辑 方勇)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