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宜宾活动  市外活动  活动概况  活动安排  作家书事  文明讲坛  活动视频  本土作品  好书推荐  名人传记  养心美文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作家书事 > 正文
一片乡心千里月
文章来源:中国文明网 日期:2017-1-3 20:07:12

放置在案头的《恭王府与溥心畬》一书,对于我来说,是一次崭新的阅读经历。

  作者孙旭光通过对目前中国保存最完整且唯一对外开放的清代王府建筑群——恭王府历史的研究,以及恭王府所藏历代书画作品的考辨,还有旧王孙、中国近代书画大家溥心畬艺术历程的梳理与评介,让我们对恭王府的前世今生有所了解,对恭王府早期收藏的历代书画的文脉与传承有了系统的认识,更重要的是,对溥心畬的生活经历及其在中国书画史上的地位和成就,有了更深入和生动的认知。

  全书共分五个章节,作者采用历史文献考辨与作品赏析相结合的手法展开,图文结合、条理清晰。

  作者的考证与书写是全景式的,站在历史沿革的大背景下对恭王府进行了介绍。

  恭王府位于北京前海西街,始建于清乾隆年间,清代权相和珅、固伦和孝公主等几代皇亲贵族曾先后受封于此。咸丰二年即1852年,恭亲王奕䜣入住。现存的恭王府占地六万多平方米,由府邸和花园两部分组成。府邸坐北朝南,分东、西、中三路建筑。花园名曰翠锦园,藏有康熙皇帝的手书“福”字碑,亭台楼阁层层叠叠,假山曲径迂回通幽,古木奇花季季不同。作为当时名闻京师的“城中第一佳山水”,这里也见证了清王朝由盛至衰的历史进程。

  作者的书写又是具体而微观的。王府旧藏书画的具体名录、散落去处,溥心畬的艺术经历以及他与张大千之间的笔墨逸事,启功先生的回忆……都让此书在学术研究与文献考辨的基础上平添了不少轻松笔调。

  溥心畬原名爱新觉罗·溥儒,字心畬,是恭亲王奕䜣的次孙。他四岁开始学习《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等,十岁随嫡母赫舍里氏到颐和园晋见慈禧太后,太后命他赋万寿山诗,他很快吟出“彩云生凤阙,佳气满龙池”,慈禧大喜,并赐字“福”“寿”及无数珍宝。十二岁读书,学书由篆隶始,再到王右军楷书及行草,为锻炼腕力与提笔法,他双钩临摹了王府家藏的晋代以及唐、宋、元代的众多书法名迹。十五岁学习书法则由颜真卿、柳公权入手,兼习篆隶石鼓文,并进入贵胄政法学堂。这段王府生活以及自幼所受的严格而系统的文化训练,为他日后在中国书画史上的艺术成就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作者的考据也是深入而科学的,花了大量的时间和心血对恭王府的书画旧藏做了考证与梳理。

  王府旧藏中最重要的法书名帖和绘画作品有:陆机《平复帖》,王羲之《游目帖》,怀素《苦笋帖》,颜真卿《自书告身帖》,宋徽宗《五色鹦鹉图》,米芾《五帖》,苏轼《黄州寒食诗卷》,赵孟頫《道德经》,倪赞《虞山林壑图轴》,文徵明《竞秀争流图》,仇英《梅花公主图立轴》,沈周《行书虎丘诗卷》等等,几乎遍及晋、唐、宋、元、明、清历代书家和画家的真迹,这些都曾经是溥心畬临写的“老师”。

  据启功先生回忆,溥心畬平时临帖极勤,临写最久的是《兰亭序》和米芾的书札《春和》与《腊白》两帖,也常临其他米帖和赵孟頫帖。“先生临米帖几乎可以乱真,古董商人常把先生临米的墨迹,染上旧色,裱成古法书的手卷形式,当做米字真迹去卖。”

  可惜的是,因为时代的更迭,这些旧藏中的绝大部分已散落在世界的各个角落。

  恭王府在带给溥心畬荣耀、回忆与丰厚滋养的同时,也成为他暮年梦牵魂绕的故乡。而随着恭王府博物馆的建立,恭王府人在努力将恭王府打造成为丰富多彩的文化空间的同时,坚持以文物保护为首要任务,从多方面征集王府旧藏的各类文物。1989年,溥心畬生前好友万公潜先生将溥心畬先生的60余件作品无偿捐赠给了恭王府。一片乡心千里月,溥心畬作品不仅丰富了恭王府的馆藏,在我看来,这更是他回归故园的另一种方式。

  作者认为,溥心畬走过的道路,深深铭刻着时代的印记。遍览诸家而悟道的过程,可以看出他对自己艺术风格与绘画理想的预设:以北宗的雄强、奇崛和缜密为根基,融汇南宗的笔墨韵致与高蹈笔意,从而形成了他既奇古浑厚又平实天真的美学风格。

  作者还认为,溥心畬能达到这么高的艺术成就,还在于他性情豁达,淡泊政治与名利。溥心畬从戒台寺重回恭王府后,潜心研习书画,与一些文人画家集结成立了“松风画社”,每年海棠盛开之时,便宴请文人雅客吟诗作画,很是过了段逍遥日子。从《恭王府与溥心畬》封面的照片看去,溥心畬着一袭素色棉布长袍,站立在翠锦园蝠厅前的廊下,一手提笼一手架鸟,微笑着面对镜头,神情怡然。据史料记载,他与张大千兄弟就是那时相识的,并由此开始了长达半个世纪的交往,在中国现当代书画史上留下了一段“南张北溥”的佳话。有关两人惺惺相惜、相互唱和的画坛逸事,书中也有详细介绍。启功先生在《溥心畬先生南渡前的艺术生涯》中有这样的描绘:“那次盛会是张大千先生到心畬先生家中做客,两位大师见面并无多少谈话,心畬先生打开一个箱子,里面都是自己的作品,请张先生选取。……一张大画案,两人各坐一边,旁边放着许多张单幅的册页纸。只见二位各取一张,随手画去。真是有趣,二位同样好似不加思索地运笔如飞。一张纸上或画一树一石,或画一花一鸟,互相把这种半成品掷向对方,对方有时立即补全,有时又再画一部分又掷回给对方。大约不到三个多小时,就画了几十张。那些已完成或半完成的画页,二位分手时各分一半,随后补完或题款。”

  历史与艺术交相辉映。在《恭王府与溥心畬》一书中,溥心畬的形象是富有生气且丰满的,从恭王府这个大天地再到溥心畬的小世界,这本书虽属学术范畴,却有着比单纯学术研究著作更丰富的内涵,充满人文情怀。我想,这本书已不仅仅是作者在历史研究工作中的成果体现,我更愿意将它看作是作者对一代中国传统书画大家的最高敬礼。值此溥心畬先生诞辰120周年之际,还有什么致敬能让溥心畬先生更为欣慰的呢? (郑虹)

原文地址:http://www.wenming.cn/book/sptx/201701/t20170103_3980416.shtml

(编辑 余丽 责任编辑 方勇)

网站主办单位: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技术支持:宜宾新闻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4003 蜀ICP备05016366 川新备08-120014 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Copyright 2014 宜宾市文化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 All rights reserved.